///

過熱

夏日美酒 和 七月四日 的支線



  他的臉毀了一半,肩膀、手臂、腰側沒一塊能看,還在加護病房時該死的James Barnes來了。

  完了,這下他哪兒都別想去了。

  他坐在病床邊,表情還是一樣屎,好像床上的人已經死了一樣。

  Rumlow懶得理他那些紛亂的心理活動,現在又沒人付錢讓他當看護,該當看護的是眼前這個頭髮亂七八糟、看起來窮得不行的超級戰士。

  他死了算了。


  他轉到普通病房,稍微能動後他們依舊不交談,對方根本沒照顧他,只是在床邊當一名稱職的障礙物。

  障礙物先生大部份都低著頭,在Rumlow有動靜時才抬頭看看。這是場持久戰,落敗的當然是沒有四倍耐心的病患。

  「別告訴我你是餘情未了。」

  對方露出混合了羞憤和茫然的表情,就像他被冒犯到了。

  「你可以去投靠你的Steve,也可以回九頭蛇,他們都願意收你。」快滾吧,我是不會養你的。


  他們的表情都難看得像是吞了隻蒼蠅。


  「我想起了一些畫面⋯⋯」他低下頭,十指交錯,「你把額頭靠在我的後背上玩手機遊戲,手機的上緣抵住我的背,偶爾抱怨皮爾斯不給WI-FI。」

  不過是一堵防手震的牆。Rumlow全然放棄似地閉上眼睛。

  「夠了Barnes,你就是仗著我現在無法起來揍你。」

  「你之前也打不過我。」

  Rumlow不用看也知道對方正在笑。


  等他能走路後他們離開了醫院,傷只好一半的Rumlow掙不開那隻金屬手臂。

  他不欣賞相愛相殺,要把對方的骨頭和血肉融在自己身體裡那套,堅信那只是單純的價值觀扭曲。於是他由著對方扯自己的動作粗魯得像是在押解犯人 ,而不是跟他在街上大打出手或吵個狗血不已的架。

  反正他之後有的是機會逃跑。


    +++


  他在基地跟小朋友們打了兩輪後回到大廈洗澡,訓練室的聲響大到蓋過水聲。希望雷神跟綠巨人能在他上床睡覺之前分出勝負。

  他傳了訊息給Rumlow,直到他吹乾頭髮對方都還沒回覆。理由當然不是他們因為房租問題冷戰不交火,Rumlow又接了新任務的可能性還比較大。

  他們從不冷戰,他們根本就吵不起來,Rumlow無法認真地對這些「小事」感到憤怒,他則是氣起來只顧著瞪人、說話毫無邏輯。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為了住大廈還是在外租屋跟Rumlow爭論不休。

  四個月前他們還在好人與壞人、過去和未來間游移不定,Rumlow的一個點頭讓他鬆了口氣,同時也了解到對方是抱持著「大不了爛命一條」的心態答應投誠。

  他們直接跨過了那些深刻艱難的問題,卻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又會冒出頭來。

  他又傳了次訊息。


  他記得在九頭蛇時Rumlow看他的眼神,無望、嘲諷、患得患失,現在無法安下心的人變成他自己,而他甘願接下這報應。


  上星期Steve找過他,眉頭深鎖。那時是Rumlow第一次完成任務,過程順利,表現得也很好,美國隊長對前反派的懷疑卻沒降低多少,畢竟他曾被騙得很慘。  

  「我不在乎他是不是真的好人,復仇者有能力阻止他。只是這樣真的好嗎?」

  「我曾想過,想了無數次。」他把自己塞進沙發裡。

  他對我的好感能敵過之前的無數次失望嗎?我是他最好的選擇,還是純粹的逼不得已?

  他現在是個超級英雄,可他已經無暇顧及那些正反派的爛事,Rumlow的想法才是他的大事。


  「我知道這問題會跟著我一輩子,但這不妨礙我和他。」他聳聳肩,試著模仿Rumlow沒心沒肺的灑脫樣。

  「說不定他不這樣想,Buck。」

  Steve知道自己勸不了正被愛情折磨得不成人樣的老友,他只能多提兩句作為關心。何況他看得出Rumlow被折磨得更久。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留下,不過只要他還待在這就有機會弄明白。反正再怎麼樣也不會比現在更糟。」

  他想起對方那副「我就是不想跟你的怪胎朋友一起住,你能拿我怎樣」的無賴樣。

  他無奈地笑了下。

  「真是、嗯⋯⋯不太浪漫。」唯一的一場戀愛都像演電影一樣的Steve不太能理解。

  「我下次會約他去跳舞的。」


  Rumlow一回到基地就先打開手機,最近一則果然是Hill要他去匯報,再來是Barnes,先問任務結束沒,然後要他結束後打個電話,。

  應該是意識到第一個問題太無用才又傳了第二則。

  腦袋太混亂了吧。他想。

  他沒打電話,帶了四人份的餐就去了大廈。復仇者都不在,星期五告訴他Barnes中士正在睡覺。

  他又拿了兩瓶啤酒才去對方房間,他把手裡的食物飲料放在小桌子上,直接坐下開動,也不管在一旁睡得不踏實的Barnes。

  吃完後又玩了場遊戲,他才走到床邊喊:「起來吃點東西。」

  換作是他們剛出醫院的那幾週他絕對不可能這樣做,他會直接死在神智不清的超級戰士手上。

  Barnes翻個身,金屬手臂動了動,Rumlow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腕。

  「你還嫌以前睡得不夠久?」

  他終於轉醒,茫然地坐起來,棕色的短髮亂糟糟的。

  「哪家?」

  「別管那麼多,又不是你出錢。」


  他快速地解決兩人半的食物,桌上的半瓶啤酒已經不冰了,他不想喝。

  「Steve說要找你談談。」

  Rumlow翻了個白眼,「你是復仇者的小寵物嗎?」

  「復仇者?」

  「我上週才應付了Romanoff。」

  「上週?或許是因為上週我們在討論要住哪。」

  好險他的重點不是怎麼應付的。他想。

  「比起我們,他們更應該擔心自己。」

  除了鷹眼以外,他們的感情生活都糟糕透頂、一團混亂。沒人比他們更懂身分問題和相愛容易相處難,因此他們也不看好Barnes和Rumlow。

  「所以你不想跟Steve談談?」

  「這是我得經過的考驗不是嗎?」

  他沒什麼表情,一副無所謂的樣子。Barnes愣了一下才勾起嘴角。

  「你只要告訴他你愛我就可以通關了。」

  Rumlow瞥他一眼,這傢伙越來越有當年布魯克林小王子的噁心感了。

  「你的想像力實在太貧瘠了。」


    +++ 


  「我很驚訝你會留下來。」

  「我無處可逃。」

  「你是那個意思嗎?」

  「妳選個能噁心自己的解釋吧。」

  Romanoff用手背撐著臉頰,饒有興致地盯著他,「Barnes知道?」

  Rumlow笑了笑。

  「『我有很多選項,但能做決定的是你,Rumlow。』」

  「他在請求你,真可怕。」她咂咂嘴。

  「所以我選了他。」




這篇是在20170506 BIO歐美only發放的無料 

電影無望,只好自己給他們一個沒那麼複雜的結局 : ))))))))


评论(5)
热度(42)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基錘
JOJO195受 茸米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