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緩則圓

嚷嚷了一年的樓平篇!

有一點點鄒于


樓冠寧在下車買瓶水的短短時間內被捲進一場街邊搶案,由於事起突然,他的見義勇為實在力度不大,沒幫上忙就算了還被對方賞了兩拳。

被搶的婦人堅持要他去醫院看看,雖然他的確是嬌生慣養,不過這點傷對一個大男人來說實在算不上什麼。

「你就去看看吧,臉沒弄好怎麼娶得到好媳婦呢!」婦人拍拍他的肩,這句話聽來總覺得怪,他長這麼大還從未懷疑過自己的帥度。

婉拒了婦人遞過來的幾張紙鈔後他再三承諾了自己一定會去醫院。

回公司處理完雜事後才去醫院掛了號,護士小姐盯著他的名字看了許久,她抬起頭只見樓冠寧點頭微笑。


他走進診間時裡頭的醫生正用著電腦,寬厚的雙手緩慢地在鍵盤上移動,手背的骨骼時不時地浮起、把血管也一併呈上。

「樓先生對吧?」醫師抬眼看他。

樓冠寧點點頭、在辦公桌前的圓椅坐下,眼睛不忘盯著眼前的醫師。滿帥的,不過要說是醫生似乎少了點什麼,他想。

醫師伸出右手往斜上方揮了揮,「衣服脫了。」

「什麼?」他不明就裡地問。

「你總有其他地方有傷吧?不然就臉上這個、」醫師瞥了眼他嘴角的傷口,「你回家抹點藥不出兩天就好了。」

是少了溫暖關懷還有愛,他想。


樓冠寧把襯衫解開時瞄了對方兩眼,而後者對寬衣解帶的傷患毫無興趣。

他把辦公椅挪到傷患面前,低頭看著對方左腹的瘀血,「這比臉上的嚴重一點,我幫你揉幾下後再上藥行嗎?」

樓冠寧盯著醫師手背上浮凸的血管,「行,麻煩您了。」

醫師伸出左手覆上傷處開始推壓,力道不大但他還是疼得嘶了兩口氣。

「大男人這點疼也在哼哼唧唧。」醫師抬頭看了他一眼。

為自己爭辯兩句的想法被對方帶點不屑意味的笑容打散,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狂傲卻不討嫌的人。

「醫生不問我為什麼受傷嗎?」他想微笑卻被疼痛影響得無法控制表情。

「你這傷多半是被打,看你的手沒紅沒腫看來是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醫師又抬頭露出跟方才相同的笑容,「我是想給你留面子才沒問。」他低下頭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傷處卻又多補了一擊,語氣還是令人惱火的漫不經心。

樓冠寧睜大眼睛,這種打擊患者的說話方式居然沒讓他當不成醫生也是奇蹟。不過轉個方向思考,這幾句他聽了也沒多生氣,反而還想跟對方多聊幾句。有趣的人,他想。

「我是在大街上被捲進搶劫。」

對於他的解釋醫師只是點了點頭,這讓樓冠寧不太懂對方對他的好感度到底是持平還是上升。

「你應該沒幫上忙吧。」醫師滿懷笑意地補了句。

看來是下降。


醫師外表和言談都不像是細心的類型,處理傷口的態度倒是非常謹慎,樓冠寧微微低頭就能看見對方不算長的眼睫毛和關節明顯的左手。

「差不多了。」

醫師站起身走向一旁的櫃子找外用藥。跟「醫生」這職業給人的形象不同,寬肩窄腰、線條明顯的他把白袍穿得格外挺拔,身高是少樓冠寧幾公分,不過論起比例可能還難分軒輊。他分析完對方的身材時,後者剛好找到藥、轉過身走回座位上。

「我幫你上藥。」

樓冠寧盯著醫師袖口前露出的一節手腕,「請問醫生的大名是?我在診間內外都沒看見名牌。」

「孫哲平。哲學的哲,平和的平。」

乍聽之下跟對方完全不搭卻又詭異地適合,他想。


「好了。」

「謝謝孫醫師。」他微笑著道謝後站起身,正拿起襯衫準備穿上時對方抬手讓他等等。

孫哲平走向櫃子拿了紗布和透氣膠帶回來,他在椅子上坐下,「你的高級襯衫會沾到藥膏。」

樓冠寧注意到對方在「高級」兩字上的戲謔重音,他忍不住勾起嘴角。他也想坐下時孫哲平開口阻止,「你站著就行,我比較好動作。」

聽著這句話、看著他們絕妙的相對位置,樓冠寧嘴角僵了一瞬。孫哲平注意到他的遲疑後抬頭拋了一句,「放心,我動作很快,不會讓你站太久。」

連續幾個大招讓樓冠寧幾乎要被擊倒。

可是他仔細想想,只有他一個人心情起伏過大實在不太公平,他沒輸給什麼人過,就算這醫生的攻擊力高到嚇人他也得堅持久一點。


他不動聲色地低頭盯著孫哲平。頭頂看似扎手的黑短髮、傷處上穩當動作著的雙手、鎖骨中央小小的凹陷。

「行了。」醫師站起身收拾東西。

樓冠寧穿起衣服對著醫生的背影發問,「我需要來複診嗎?」

「不用,那兩個傷過幾天就能好全。」孫哲平漫不經心地回應。

「那我能來複診嗎?」他彎著嘴角。

孫哲平終於回過頭,樓冠寧整理袖扣的同時還不忘微笑。


孫哲平的手傷還在休養期間,這一兩個月他只是幫人整整小傷口,不能動刀也無法帶薪休假,真的閒得發慌時就會跑去兒童醫院找他們院長言語廝殺個兩局,拜訪的頻率之高連醫院的護士妹妹去外地玩回來都會幫他留份伴手禮。

最近張院長的大弟子鄒醫師找了個對象,身旁飄的小花常常讓張院長過敏到出去吹風散心呼吸新鮮空氣,他有時去了兒童醫院才被唐姓護理師告知說院長去院外找個地方哭,就算是被評為沒什麼良心的他也沒殘忍到去把人找出來再大肆嘲笑一番,所以他這幾天還替護士們幫傷患包紮,連小傷口他都親力親為。他其實也想在休息室呼呼大睡或是乾脆點、直接回家睡,不過他們這種大醫院容不了閒人,護士們的目光又怨毒得可以。


他在前兩天幫了個富二代處理傷口,他也不是腦子有坑,當然看得出對方好像對他有那麼一點意思,他沒給多少回應,只是想著他要是勾上了個公子哥、張佳樂肯定會氣到直接躺著進醫院。仔細想想還挺不錯的,他現在有點手生,正好有個熟人來讓他練練,而且他早就想看看張佳樂的腦子到底有幾個坑了。

他端著水杯在想著樂爺差不多該對花粉免疫時,一個與他還算相熟的護士妹妹提著男友的愛心便當走進休息室,她朝孫哲平打了個招呼,「孫醫師在想什麼想得這麼入神?」

他的視線沒從杯緣移開,「張佳樂。」

護士妹妹被他近乎喃喃自語的口吻嚇得不輕,她見過張院長幾次,知道他是孫醫師的多年損友,人帥不說還很親切。日久生情果然最真實啊,她想。

孫哲平看到坐在對面的護士妹妹重重地點了兩下頭,沒去在意對方到底肯定了什麼,他抬起手看錶、準備回診間。


樓家公子英勇負傷後收到不少問候,秘書小姐也送了罐據說非常有效的藥膏,他當然一點也沒擦就直接收進抽屜裡,對方問起他也只是笑笑,「這傷要是好了我就得拜託你打斷我的鼻樑。」

秘書小姐滿臉疑惑,而她聽到上司要去醫院複診後更加不解了。


樓冠寧到醫院掛號,護士小姐不斷打量他完好無缺的臉和乾淨整齊的衣著,「請問先生確定是要看外科嗎?」

他柔柔和和地微笑,「是的,我受傷了。」

護士小姐左看右看都沒瞄出他哪裡傷著了,一個教養好的富家少爺沒可能是內傷,臉上的笑容也絲毫看不出忍痛的成分。

見對方遲遲不把證件交還,他低下頭靠近她、笑著眨了眨眼,「我是真的需要看醫生。」


他一走進診間就看見孫醫師正百無聊賴地用右手撐臉頰盯著電腦發呆,他逕自在辦公桌前的圓椅坐下。

他喊聲,「孫醫師。」

「怎麼又來這了?」孫哲平抬眼。

「來找你聊天。」他微笑。

孫哲平回敬了一個笑容,「我之後還有病患。」

他站起身想趕人,樓冠寧卻抬頭朝他曲了下嘴角,一臉無辜,「那說是來複診行嗎?」

孫醫師被噁心得直打哆嗦,樓冠寧正要為自己的勝利喝采時孫哲平卻瞬間恢復正常。

他腦內的警鈴大作。

樓冠寧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對方就勾著嘴角直直地朝著他笑,笑得讓他連趁勝追擊的想法都忘了有。

孫哲平走到桌側、雙手一撐坐上了辦公桌,他把身體轉個方向、面朝樓冠寧,「用不著這麼迂迴......」

他抬起右腳直接踩在對方大腿上,笑得令人腦袋發緊。

「我今晚請你吃飯,地點我挑、人來就好。」


護士小姐原想問護士妹妹要不要一起去孫醫師的診間看看,但她看見樓冠寧低頭快步走出診間,她朝他喊了聲,而對方只抬頭看了她一眼。雖然只有短短兩秒,不過護士小姐清楚地看見了樓先生臉上不難解讀的慌亂和額頭上的汗水,而且他的西裝褲上還有個腳印。

她想不透這情況,找了與孫醫師較熟的護士妹妹討論。

「一定是樓公子想用醫院董事這身份輕薄孫醫師,不料反被孫醫師帥氣地踹了一腳!」

「我看他滿紳士的啊。」

「紳士也沒用,孫醫師的心已經給張院長了。」

「真的?」

「確有此事。」護士妹妹面色沉重地點點頭。


張院長的花粉過敏已經好得差不多,事實上整間兒童醫院都對鄒遠身周的細碎光芒習以為常了,現在還會感到尷尬的大概也只有于鋒。首當其衝的唐姓護士表示那是他們的情趣,隨便鄙視一下就行。

張佳樂打了電話給孫哲平喊他出來吃飯,對方卻說了已有約、下次請早,他罵了兩個髒字後就聽到對方已經掛斷。張佳樂的怒火直衝腦門,他決定要約個會讓孫哲平大吃一驚的對象。

他打給了韓文清。

接電話的是張新杰,而他講了大一串話就只換來毫無感情的「沒空」二字。


樓冠寧衝回公司處理了一堆文件後他才想到他沒有孫哲平的聯絡方式,只好在飯點前後去醫院堵人。

他停好車往大門口走去,孫哲平就靠在門邊的花圃旁。沒了那件醫師袍,他的穿著更顯隨意,連個包都沒有,錢和鑰匙看來都放在牛仔褲的口袋裡。

樓冠寧走到他跟前,後者懶洋洋地抬眼確認來人後邁開大步。

「我等得快餓死了。」

「我沒有你的號碼。」樓冠寧走在他身後微笑著開口。

「你可以打給醫院。」他打了個哈欠。

「這是不願意給我號碼的意思嗎?」

孫哲平終於轉過身直視他,他無奈地笑笑。經過下午的洗禮之後他清楚地理解到對這男人出大招沒用,最直接的問句和最單純的心情反饋才能跟對方平起平坐。

樓冠寧拿出手機往前遞,「請你改變一下心意。」他微笑。


接回手機後他還確認了一下才放回口袋,他看著孫哲平挺拔的背影語氣滿是愉悅,「我們要去哪吃?」

「跟好。」

其實他這時應該要繼續放招,不過這語氣平淡的兩個字已經讓他感到格外滿足,對上孫哲平後他的所有標準都被拉低了不少。就算孫哲平穿著洗到有點發皺的短袖衫,明擺著要去吃小餐館或路邊攤他也不介意,不過是件襯衫,沾上辣粉、噴上油漬也死不足惜。

在他思考著錶能不能在醬料裡犧牲以示決心時,孫哲平走進一間高級餐廳。

他隨意說了「就我們兩個」後服務生畢恭畢敬地朝他點頭、視線完全沒飄到全身高級貨的樓公子身上,連樓冠寧也沒能在這氣氛下發問。等他們落座後他才問了對方是不是常客,孫哲平挑挑眉毛回了句,「怎麼可能,我平時哪會走這麼遠就只為了吃頓飯。」

樓冠寧此時才知道有人光靠氣場就能成為總裁。從小到大什麼高檔的地方沒去過,他第一次在餐廳裡拿著菜單愣神。


他們走出餐廳後樓冠寧還在腦內回放孫哲平方才談話的笑聲。

「喂,醒醒。」孫哲平一掌拍上樓冠寧的背。力道重得讓後者往前踏了一個大步。

樓冠寧回過頭微笑,「我不想醒。」

「在想我?」孫哲平走在他身側,直視前方緩步走著。

「是啊。」他微笑。

孫哲平停下腳步朝樓冠寧勾著嘴角。

「別想了,我人就站在這。」


距離上次見面過了一星期,樓冠寧打了幾通電話給孫哲平,不過對方每次都是草草講幾句就掛掉。偏偏他最近公司事情多,抽不出時間去聊兩句。而他現在終於有空來醫院看醫生了、卻被一個沒他下巴高的護理師攔住。

「孫醫師現在沒空。」

「我只是想聊個五分鐘。」

護士妹妹抬著頭瞪他,臉頰通紅,「孫醫師已經有對象了。」

見樓冠寧笑著正要開口,她急忙喊著,「不是你,是張院長!」

他愣了一下後還是微微笑著,「那位張院長是誰?」

「我不能告訴你。」

「你總得告訴我個名字、好讓我死心吧?」樓冠寧皺著眉頭微笑,看起來就像是被甩了也只好無奈接受的可憐人。

護士妹妹有點被唬住了,她遲疑一下後才發聲,「是附近兒童醫院的院長,叫張佳樂。」

「謝謝你。」樓冠寧鄭重地朝她點點頭,搞得她都不太好意思。

「希望你能找到其他好對象。」她伸長手拍拍對方的肩膀。


樓冠寧笑笑後轉身就走了,他一回到車上就定位這附近的醫院。

其他好對象?他不想要其他。


他到了兒童醫院大廳後努力地避開了許多小蘿蔔頭才走到排著兩三個家長的櫃檯,負責的護理師是個長相有點兇惡的男護士。等輪到他時護士先生搶在他之前開口,「你怎麼看都超過十八了吧。」

對方瞇著右眼的動作就像是他欠錢不還一樣。

「我是來找人的。」

護士先生正對著他翻了個大白眼,「這裡是醫院,櫃檯是在幫人處理掛號。」

對方不耐煩的口氣讓樓冠寧的耐心也跟著慢慢流失,他指指櫃台右側的走道和診間,「剛剛也有個年紀跟我不相上下的。」


「那是我們醫師的熟人。」護士先生挑高一邊眉頭。這動作讓他想起孫哲平。

他深呼吸了兩口氣才冷靜下來,像護理師和孫醫師基本都是同類人,你想做什麼想說什麼最好都直接點,他們不接受拐彎抹角和委婉這種路數。

樓冠寧認真地看著護士先生,「我是孫哲平的朋友,想見見張院長。」

對方盯了他幾秒後終於願意放行。


院長辦公室在走道底端,他邊走邊整理衣領,順便參觀這間情敵掌管的醫院。他經過第二個診間時似乎看見了熟人,走近看才發現沒認錯人。

于鋒。他上一個有好感卻沒來得及追求的對象。

他在跟一個面容和善的年輕醫師說話,兩人看起來都是輕鬆自然的樣子,但在樓冠寧的印象裡于鋒一直是個認真又容易感到尷尬的人。他出於好奇心推開本來就只是半掩著的門。

「不好意思打擾了。」

他們看到他時都愣了一下。

「樓先生?」于鋒先反應過來。

「好久不見了。」他微笑。

年輕醫師朝于鋒發問,「這位是?」

「他是樓冠寧,我之前在航空公司上班時他有提出邀約去他們那工作。」于鋒講話時還在腦內回溯。

醫師朝他伸出手還不忘微笑,「你好,我是鄒遠。」

他們握完手後都沒人再說話,第一個覺得難受的于鋒開口,「樓先生怎麼會在這?」

「我來找張院長。」

「院長他不在啊,我記得他十分鐘前出去了。」鄒遠回道。

「這樣啊。」

氣氛還沒沉悶到不善開話題的于鋒硬著頭皮說話、鄒遠就親切地朝他發問,「既然樓先生是舊識,不如這幾天找個時間來家裡吃飯吧?」

「家裡?」

見鄒遠沒想答的樣子,于鋒語氣有些僵硬地回應,「鄒遠現在住在我家。」


樓冠寧愣了下,擠句「不麻煩了」再加上例行性地寒暄兩句後就離開診間。

他快步走出大廳。這醫院真是地靈人傑,怎麼他看上的對象老是喜歡這裡的醫生。


唐昊瞥了眼門口,看那個富家公子哥離開後,他轉過身朝儲藏間喊,「樂哥,他走了。」

張佳樂推開門,表情滿是焦躁。坐在一旁的護士妹妹一臉不可思議,「院長你怎麼知道他是要來找你的?」

「我幫大孫不知道擋過幾次了,幸好我跑來這偷懶不在辦公室。」他一屁股在儲藏櫃旁的椅子坐下。

「孫醫師對男人來說這麼有吸引力啊?」護士妹妹發問的同時還看向唐昊、像是在徵求意見,後者翻了個白眼。

「之前也就兩個吧,都是外表小遠性格于鋒的那種小年輕。」張佳樂思考了下,「大孫不太可能喜歡男人,畢竟我這麼好他也沒愛上我。」

「那些都不重要。」唐昊打斷他們的討論,「重點是他怎麼會去這麼久,現在一樓的診間也只有鄒遠在。」


樓冠寧人是走了不過似乎留給了于鋒一個麻煩,說似乎是因為他沒覺得哪裡不對勁。

「你們很熟?」

「他有約我出去吃飯。」于鋒右手托著下巴思考,句子斷在這讓鄒遠的危機意識蹭蹭蹭地往上升,幸好對方接著道,「可是我那時都在忙工作,好像從沒答應過。」

「這樣啊......」鄒遠抬起右手遮住有些失控的嘴角。

他沒開心多久于鋒就喃喃著,「他們氣象員的缺不知道補上沒。」

「你想換工作?」

于鋒搖搖頭,「我覺得現在很好。」

鄒遠滿懷期待地看向他,「哪裡好?」

「前輩人都很好,環境跟工資也不錯。」他說完後還點了點頭,像是在再三確認自己說的話。


從醫院回來後樓冠寧在辦公室一動也不動地僵坐了三小時,連秘書小姐來送文件他也沒看進幾份。

他不斷思考自己是不是有哪裡失誤、哪裡沒做足,還是那個張院長就真的那麼好?

把這幾天的事仔細回想了下,他發現自己又犯了一樣的錯--不夠直接。

他一把抓過車鑰匙就往外頭走,秘書小姐喊他也沒停下。

­

孫哲平剛幫一個摔車的年輕人包紮完,樓冠寧風風火火地衝了進來。

他瞥了對方一眼,「你沒掛號。」

樓冠寧被他的平淡口氣弄得一下就沒了剛剛的氣勢,他在圓椅上坐下,整理好呼吸後才抬頭面對靠在櫃上的孫醫師。

他緩緩地開口,「我不只是想看醫生。」

「那你還想看什麼?」孫哲平挑著眉笑。

「我不想只用看的。」他站起身往對方走去,近得抬手就能碰到白色的醫師袍。

孫哲平不好嚇,對於樓冠寧認真的表情和動作他也只是哼笑了聲。

他們誰也沒動、僵持了幾秒後樓冠寧率先發難,他面色沉重地伸手開始解開自己的西裝褲扣。這下孫哲平是真的有點被驚到了。

他用左手按住對方正打算拉開褲鍊的雙手,「你幹什麼脫褲子,我可不是泌尿科的。」

僅僅兩公分的身高差在這麼近的距離下讓樓冠寧得以微微低頭直視對方,「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解?」

「就算你下水道真堵了,我也只能幫你一刀了事。」孫醫師指指自己的外科牌。

他們都沒再發話,兩人死死地盯著對方,孫哲平單手的力道就大得讓對方的雙手無法動彈。

樓冠寧不想輸,不過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贏不了。

他首先示弱,「不是你說用不著迂迴的嗎?」

孫哲平沒聽漏對方的滿滿委屈,不過他一向不是個容易心軟的人。

他瞇起左眼,口氣不善,「所以你直接來我的診間準備露鳥?」

「那我好好告白你會接受嗎?」他微笑,語句裡滿是希望。

「先把褲子穿好吧。」


樓冠寧恢復衣著整齊、從容優雅的樣子沒花幾秒,孫哲平都在想著或許剛剛的委屈全是演技。

「先以交往為前提約會可以嗎?」他微笑。孫醫師坐在他對面,中間隔了張辦公桌都能感受到他眼神傳達的熱度。

孫哲平沒回話,只是挑著眉看他。對方不以為然的反應讓樓冠寧微微皺眉思考著,左手食指敲著桌面,「那以結婚為前提交往?」

孫哲平嗤笑了下,低沉的笑聲讓樓公子開始懷疑自己是否太過得寸進尺,他正糾結著要不要再次示弱時,對方卻出乎意料地伸手橫跨桌面、力道柔和地覆上他的臉頰,拇指的位置剛好是他之前被打傷的嘴角。

他瞪大眼睛盯著勾起嘴角的孫哲平。

「你總得讓我考慮一下。」


今天醫院的小病患不多,但好幾個都難搞得讓唐昊在家長的面前直翻白眼,張佳樂作為兒童醫院大家長,幾個棘手的小怪物通通都是丟給他處理,他解決完那些小混蛋、正想打給孫姓外科醫師讓他帶份午餐上貢,孫哲平就推開辦公室的門。

「好久不見了啊張院長。」他手裡的袋子裝著兩碗麵。

張佳樂往對方直衝過去,他迅速地搶過袋子,把自己塞進會客用的沙發裡。他打開碗蓋時才想起面前還有個活人。

「怎麼了大孫?病了?」

孫哲平也坐下拿了碗麵,「就算病了也不該來找你吧,你這可是兒科。」

張佳樂對孫姓外科醫師看不起兒科的口氣很是不滿,他拿著筷子揮舞著,「看你這沒出息的樣子必定是戀愛煩惱,你情商可不比現代的十二歲屁孩。」他把碗裡的蔥薑蒜全夾到孫哲平碗裡後才正眼看對方,「來,告訴醫生叔叔,你是不是心口疼?」

「我疼的是肛門括約肌。」他不以為然地聳聳肩。

「男的啊?連你這樣的都肛得下去也是不簡單。」張佳樂用空著的左手重拍了下大腿,表情全是佩服,誇張的反應結束後他又吃了兩口麵,大口咀嚼時孫哲平也還沒接話。


他遲疑地開口,「你現在到底是說真的還假的?」

「假的。」孫哲平敷衍地笑了兩聲,他拿起筷子低頭夾麵,「他是問我願不願意跟他試試。」

「是一個富家公子哥嗎?」

孫哲平抬頭看向正努力回想著的張佳樂,「他來過這?」他其實不怎麼驚訝。

「來過了,應該又是哪個小護士拿我跟你的事嚇人。」張院長翻了個白眼。之前就有人誤會他跟孫哲平是一對,一開始他還會噁心得呸呸兩聲,現在他已經見怪不怪了,有時反而還覺得挺有趣的。

他想起那個富二代急躁地走進醫院的樣子,那種真實的情緒反應讓張佳樂對他滿有好感的。

他放下筷子,開始戀愛相談,「我看得出來他對你很上心。」

對方點點頭,沒什麼多餘的反應。

張佳樂耐著性子繼續相勸,「要是你對他沒感覺也不會來找我談心。」

孫哲平瞥了他一眼,右手從口袋裡掏出手機。他在等人接聽的同時左手還在拌著麵,表情一點也看不出緊張。

第一次近距離看糙漢子告白總覺得有點小激動,張佳樂認真地盯著對方。


『我是孫哲平。』

『這兩天我想了很久,頭不痛但心口有點疼。』


他用兩個句子結束了通話。他收起手機時的笑容讓張佳樂突然感到不對勁。

「他說了什麼?」

「他現在要過來。」孫哲平吃了口麵,說話含糊不清。

張佳樂從沙發上跳了起來,「他怎麼知道你在這?」

「他去了醫院發現我不在,他當然會往這跑。」孫哲平笑得沒心沒肺。


他帶著午餐出現在這完全是預謀好的。


張院長已經預料到自己的辦公室即將舉行一場由多年損友主導的告白大會。

張佳樂近乎崩潰地橫倒在沙發上。




樓冠寧在下午才進辦公室,度完假剛回國的鍾葉離坐在他的轉椅上滑手機。

「葉離?」

「樓總去哪啦?讓我等了一小時有。」她走到會客用的茶几邊翻找幾個裝滿伴手禮的袋子。

他無奈地微笑,「我剛開完兩個會。」

鍾葉離抬頭笑著看他,「不是去看醫生?」

「秘書小姐告訴妳的?」

她點點頭,拿了一大盒巧克力放在桌上,「這讓你跟醫生分著吃。」她又遞出一個大袋子給對方,「我還帶了幾瓶酒,你自己挑想要的。」

樓冠寧接過後從裡頭挑了一瓶他沒嚐過幾次的烈酒。

鍾葉離笑著揶揄,「醫生喝這麼烈的啊?」

「他是三杯倒。」樓冠寧微笑回應。


今天的晚飯是孫哲平在醫院附近買的麵和幾樣菜,樓冠寧收拾好桌子後拿出鍾葉離送的巧克力放在桌上,孫哲平連看都不看,只顧著盤子裡的堅果和電視上撥放的電影。

樓冠寧在沙發上坐下,他打開盒蓋、拿了顆心形的巧克力塞到對方手裡。

等孫哲平終於轉過頭、挑著眉頭看他,樓冠寧才笑著說道,「以形補形。」

孫哲平停了沒兩秒就勾起嘴角,「有道理。」他附和地點點頭後伸出左手撥開樓冠寧的嘴唇、拇指撬開兩排齒列。

他用右手抓了幾個腰果往對方嘴裡塞。

「多吃點啊樓公子。」




開心的事緩則圓結束後我要回去寫報償了,唉,好想嫁給日天


评论(7)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茸米《心如止水》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JOJO195受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