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末總結

看到喜歡的文手在玩 也來跟跟

有些是未公開過的存稿 有公開過的就不占tag了

全職 : 樓平 樂平 鄒于

歐美 : 霍盾 冬叉

進擊 : 莫韓





今年寫過的最感動到自己的片段

MARVEL 霍盾---深潛 (存稿

「我以為你會提起。」史蒂夫沒說話只是看向他,表情跟平常無異,雖然托尼史塔克也不想面對噁心的溫情場面,不過對方不為所動的樣子還是讓他有些尷尬。
他咳了兩聲後補充,「或是用懷念的眼神看著我之類的。」
「我不需要藉由任何人想起他。」他勾起一邊的嘴角笑得輕鬆自然,就像霍華德放在實驗室抽屜裡的照片一樣,柔和又不失活力。托尼暗自鬆了口氣,畢竟他們還沒有熟到可以交換彼此的傷心故事或是幫對方擦眼淚之類的,想想就不舒服。
「我跟他像嗎?」他說這句話時沒看向史蒂夫,表情有些僵硬。他一向厭惡這話題,但史蒂夫羅傑斯和全盛時期、聰明迷人的霍華德史塔克相處過,那是自己完全沒機會見過的父親。

史蒂夫知道霍華德一定不會是個把時間都放在孩子身上的溫和慈祥好爸爸,托尼會是這樣不坦率又防衛心強的個性一定是他的傑作,就算托尼現在心結已解,依然會對這方面的談話感到棘手。
他看向托尼。科學家的手、天才腦袋、閃閃發光的褐色眼睛,就跟霍華德一模一樣,他想。
或許這是個反擊的好機會,他幾乎都要因為托尼少到難以察覺的緊張而開懷大笑。
史蒂夫挑起一邊眉毛,「他比你帥得多。」
面對幾近刻意的打量視線,托尼敷衍地哈哈兩聲後拿起手邊的咖啡喝了一口。
「少來了老頭子。」





今年寫過的最煽情的片段

全職 樓平---報償 (存稿

張佳樂和他討論完後沒先行離開,眼神還比剛剛認真。
孫總放下文件,「那小樓你回去考慮下再聯絡。」
「能給我電話號碼嗎?」樓冠寧微笑。
張佳樂把桌上的名片盒推向他。
「我已經知道秘書先生的號碼了。」他盯著孫哲平看。
孫哲平笑了下,從桌上抓了支筆和名片,在背面寫下一串數字,字型狂放潦草。
他遞給樓冠寧,「有事就打這支號碼。」
「吃飯行嗎?」
他挑挑眉、審查似地看著對方,樓冠寧也直直地看回去,嘴邊帶笑。
孫哲平勾起一邊嘴角,「行。」
近距離看著他們互動的張佳樂都快暈倒了。

樓公子離開之後張佳樂還是癱在沙發上死賴著不走,還用痛心不已的眼神看老總,怨氣之重讓孫哲平忍不住大笑。
「我都不知道你恐同。」
張佳樂翻了個白眼,「我是看那富二代一付衣冠禽獸的樣子。」
「你只是看不順他穿三件套比你好看。」
張佳樂朝他比了中指,而孫哲平笑得更大聲了。





今年最虐到自己的片段

MARVEL 霍盾---深潛 (存稿

他在史蒂夫落海的一週後找到了他。
他花了七天才找到已成假死狀態的美國隊長,他不免設想,如果史蒂夫得待在海裡七十天、七個月、七年,甚至是七十年,他能原諒自己嗎?
不可能。至少對於現在已找到史蒂夫的他來說。

他時不時會去研究室那看看史蒂夫的狀況,對著方塊愣神都嫌累的時候、能源實驗遇到瓶頸的時候,還有只是想看看他的時候。研究室的溫度因為史蒂夫變得很低,他穿著厚重的大衣坐在特別搬進來的木椅上,他會拿著紙筆思考機械,也會只是沒聚焦的發呆,他不會老盯著史蒂夫看,怕對方之後會拿這件事來開玩笑。
佩姬有空也會來研究室,他看著佩姬就知道現在自己是什麼表情,擔憂混雜著愉悅還帶點傻氣,他和佩姬一開始都想取笑彼此,沒過兩秒他們就同時意識到自己的樣子跟對方一樣傻。





今年寫過最甜的片段

全職 樂平---小小告白

很好,張佳樂想,他現在要是把眼睛閉起來再戴副墨鏡就完美了。從樂觀的角度來看,孫哲平是自願當他的眼睛,為他看足兩人份的春去秋來、人來人往,十分浪漫。
張佳樂毫不買帳地直接牽起對方的左手,他走在前頭、憤恨地跨著大步,「我恨你,孫哲平。」
「你可喜歡我了。」他聳聳肩。
張佳樂沉默了好一會才語氣堅定地直接承認,「這倒是沒錯。」

他的步速一樣處於稍快,手裡還是握著孫哲平最重要的右手,孫哲平卻一反之前的輕鬆談笑,他沒回話、手還握的力道還比剛剛再大一些。
張佳樂現在的心情就像他站起身喊著狂劍理論時的激動萬分,回過頭看看孫哲平表情的慾望高昂地像是伸出食指摸摸一面標著油漆未乾的牆。
別回頭、別回頭,回頭了帥度絕對直線下降,千萬不能在這輸掉。
天人交戰了沒兩秒他就決定投降,他轉身看向孫哲平。

那是張佳樂此生做過最正確的決定。





最燃的描寫

CA2 冬叉---夏日美酒

他成為了Crossbones,他變回JamesBuchanan Barnes。

他全副武裝地站到美國隊長面前時只想去附近的店裡喝杯酒。有完沒完啊這些人。
天殺的釩合金,天殺的正義和邪惡,天殺的美國隊長。
Rumlow被打倒在地時只想著這次別再有人來救他了,不管是善於廢物利用的九頭蛇還是給予每個人被審判機會的美國隊長,如果是巴恩斯帶著鑽戒和玫瑰花束來單膝下跪他或許還會想跟著走。

好吧,他壓根不會跟著任何人。
就算是冬日戰士帶著瓶啤酒來也絕不領情。

一群給別人製造麻煩的混蛋,他想。





最殘念的坑

全職 樓平---報償 (存稿

感情的組成分不只是喜歡和討厭,連愛和恨都無法完全闡釋,他對孫哲平的心思不像對方那樣直接而單一,不過也複雜不到哪去,或許他是欣賞、欽佩孫哲平的豁達,他喜歡這個,卻無法接受孫哲平也用這種態度對待他。不想孫哲平變得世俗、普通的同時希望自己能是對方命定的特殊之人,來來去去的矛盾讓樓冠寧有些疲乏。
他覺得他們會走到這一步應該是自己的錯,但又忍不住怪罪孫哲平,他知道有這種心態的自己一點也不帥氣,所以他沒向孫哲平提過這個,對方知不知道他也不確定,那個喜歡散進沙發的男人有時會讓人覺得他似乎看透了所有人,有時又會想他根本沒心在看。
連這算不上優點的特質樓冠寧都喜歡。看吧,又一個,其實他自己也說不準是喜歡比較多還是厭倦更占上風。





最把自己逗笑的段子

全職 鄒于---事緩則圓 

他們走進餐廳後被服務生帶到較裡面的位置,于鋒從鄒遠的推薦菜色裡挑了個順眼的。在等餐點到齊的空檔裡他們兩個各開了幾個話題,談話的氣氛稱不上熱絡不過還算輕鬆自然,經過兩個星期的每日通話于鋒已經不太會感到尷尬,鄒遠也沒再維持客套的禮貌。
「選擇在氣象預測站工作是因為興趣嗎?」
「啊其實是、」于鋒抓了抓頭笑得有點窘迫,下意識地把手覆在傘的握把上,「我在學生時期幾乎天天都帶傘,少數沒帶的那幾天偏偏都下雨,上大學選專業的時候沒多想就填了。」
鄒遠笑著表示這是個不錯的理由,他端起水杯把視線從對面男人的身上移開。

他在等,等對方問起為什麼要當醫師、問更多有關於自己的問題,他追了這男人半個月,對方不知道是真的遲鈍還是在欲擒故縱,前者當然是個好選項、讓人心癢到恨不得掏出來給對方撓撓,不過這也代表了他得花更多時間才能把于鋒帶回去給醫院大家長(張佳樂.目前單身)看看。
他把水杯放回桌上的同時對方正要開口,鄒醫師第一次給嬰兒打針的時候都沒這麼緊張,他握緊手裡的杯子。
于鋒的眼睛往斜上方瞟了下,像是想起什麼大事似地開口:「對了,唐昊為什麼想當護士啊?」

「他閉著眼選的志願。」鄒遠的笑意沒直達眼底,他用一句話迅速地帶掉這個話題





自己最愛的對話

MARVEL 霍盾---深潛 (存稿

霍華德握緊操縱桿,在槍林彈雨中努力地往回飛行,就算是這樣的情況他也忍不住貧個一兩句,「要去吃起司火鍋嗎佩?雖然我們現在是情敵。」
要不是他在開飛機,她絕對會踹他個一兩腳。之前他拉著史蒂夫說要回布魯克林時她就對霍華德閃閃發光的褐色眼睛嚇到,沒有哪個女孩成功讓史塔克變成這樣過,她也不是喜歡拐著彎說話的人,她直接問了霍華德,而對方語氣沉重地稱她為情敵,表情矯揉造作地像個鄉下劇院的小角色。
她知道霍華德史塔克很好,但他跟史蒂夫都是男人,她認真地看著霍華德時,不意外地發現對方完全沒有想要放棄的樣子,他出格慣了,他不會為了社會大眾的觀感放棄比他還要好的人。
她也喜歡史蒂夫,霍華德這對手或許很難纏,不過她也一樣有自信。

佩姬看了眼正在哼歌的霍華德。
「情敵?」霍華德沒發出任何聲音後,她才繼續說,「別傻了,你才贏不了我。」
「這可很難說。」他扯著嘴角微笑。
佩姬沒理他,「比起你,我更擔心史蒂夫會嫁給星條旗。」

「喔天。」
他大夢初醒似的低聲咒罵了句。





寫得最盡心竭力陽壽耗盡的

全職 樓平---報償 (存稿

戀愛這行為要有糾結才能成事,偏偏孫哲平這一生還沒真的執著過什麼,而樓冠寧也無法成為例外。

(ㄛ這篇我真的寫得超痛苦 




寫得最爽的

全職 樓平---事緩則圓(存稿

醫生把辦公椅挪到樓冠寧面前,他低頭看著後者左腹的瘀血,「這比臉上的嚴重一點,我幫你揉幾下後再上藥行嗎?」
樓冠寧盯著對方手背上浮凸的血管,「行,麻煩您了。」
醫生伸出左手覆上傷處開始推壓,力道不大但樓冠寧還是疼得嘶了兩口氣。
「大男人這點疼也在哼哼唧唧。」醫生抬頭看了他一眼,還勾著嘴角。
為自己爭辯兩句的想法被醫生帶點不屑意味的笑容打散,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狂傲卻不討嫌的人。

「醫生不問我為什麼受傷嗎?」他想微笑卻被疼痛影響得無法控制表情。
「你這傷多半是被打,看你的手沒紅沒腫看來是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醫生又抬頭露出跟方才相同的笑容,「我是想給你留面子才沒問。」他低下頭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傷處卻又多補了一擊,語氣還是令人惱火的漫不經心。
樓冠寧睜大眼睛,這種打擊患者的說話方式居然沒讓他當不成醫生也是奇蹟。不過轉個方向思考,這幾句他聽了也沒多生氣,反而想跟對方多聊幾句。有趣的人,他想。
「我是在大街上被捲進搶劫。」
對於他的解釋醫生只是點了點頭,這讓樓冠寧不太懂醫生對他的好感度到底是持平還是上升。
「你應該沒幫上忙吧。」醫生滿懷笑意地補了句。

看來是下降。





寫得最輕鬆愜意的

進擊 莫韓---I'll put a flower in your head

他在面對巨人突破城牆、同伴身亡時總會想起那些小小的困擾,過去的美好和現在的憤恨混雜在一起讓他不禁懷疑自己當初從軍的抉擇正確與否。調查軍團曾經讓他相信總有一天他們能因為心血來潮而去牆外放鬆地走走看看、甚至在那紮根生活,但同袍的殘肢斷臂卻讓他不得不丟下那些過於樂觀的想像。
前人沒能達到的目標憑什麼他們就能完成?憑艾爾文.史密斯、里維.阿克曼、還是艾連.葉卡?
或許現在的確是百年以來離目標與真相最近的時刻了,但是如果他們還是未能推倒這堵牆呢?
他怕他們的努力只是證明了人類不管再怎麼高呼自由,最終還是只能用這座牢籠來保護自己。

他有時會陪著分隊長研究那些該死的巨人,對方滔滔不絕時他覺得累、她一言不發地思考時他又覺得緊張。做漢吉.佐耶的副手在旁人眼中是個苦差事,不過只有莫布利特知道,當她的研究有了新進展時,那些興奮的尖叫和滑稽的手舞足蹈給他多大的信心。

就好像他們真的能到外面的世界自在遊走一樣。

(因為是在抒發自己的感想 所以寫得很順(幹



今年實在沒什麼建樹 

明年得把耍廢的時間減少才行

评论(16)
热度(9)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去月球》
隊狼《水下森林》
基錘《才能》《干擾》
冬叉《合法流浪》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茸米 《波瀾不驚》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JOJO195受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