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日美酒

Base on Captain America : The Winter Soldier


WINTER SOLDIER  x  Brock Rumlow

James Buchanan Barnes  &  CROSSBONES




        第十三次


  他不覺得自己會有那耐心面對下一回合。




    第十一次


  他能潛伏十三個小時就只為了一個狙擊任務,但無法忍受目標因為外在因素從自己的準心跑開不下五次。


  現在WinterSoldier、Winter、Yasha、隨便什麼的臭傢伙頂著張沒睡飽的臭臉坐在他面前。

  反正不是JamesBuchanan Barnes就對了,他想。

  他剛解凍完還打著赤膊,全身的熱氣往Rumlow直衝而去,後者挪動著椅子往後退了點,椅腳跟地面摩擦發出怪異的噪音。

  「我是特戰隊隊長,這次的任務在中美洲,內容是端掉一個小國家的民間武裝組織,我們得便衣、」他還說不到十分之一就被對方打斷。

  「名字。」沒有名字的男人盯著他說道,低沉的聲音毫無起伏。


  Rumlow差點就因為這荒謬的詞笑了出來,幸好他這幾年在九頭蛇面對的上司一個比一個難應付,現在面無表情如同射擊一樣被列為必備技能。他可不想解釋自己的笑意從何而來,就算對方的顏面神經早已壞死,他還是知道對方一定會對他勾著的嘴角感到疑惑,就像知道這男人吐出的是個該死的問句。

  他沒在第一時間回答,腦子跟頭髮一樣亂的士兵又說了一次,一樣的句子、一樣的口氣。

  「名字。」

  等等還有很多訓練要做,他不想像個幼教老師一樣耐心回答學齡前兒童的問題。

  「Leo,我叫Leo。」Rumlow放鬆身體往椅背靠去,瞇著褐色的眼睛笑得諷刺,甚至不願意用一點假性的善意掩飾。

  他覺得煩了。


  整隊上了飛機後特戰隊裡的第三人物站在大家面前精神喊話。

  他們隊長今天看起來不好惹,而副隊長Rollins在前幾次任務時就表示過:「反派弄什麼精神喊話,你想的話就自己去叫個兩聲。」這是他在那兩個星期裡講過最長的句子。

  他當然是只講給隊上的人聽,怎麼可能會讓上級聽到自己說他們是反派。說是要治理世界只能靠秩序帶來的疼痛,他們這些近似於傭兵的低階特工還是知道自己的定位就是個壞人,只有價值觀全毀的假正義之士才當得到官。


  第三人其實也不喜歡在前頭帶氣氛,可是其他人就是存心要把他拱上臺,在WinterSoldier把視線從自己鞋尖移到他身上的時候他都快放聲尖叫了。

他迅速地收個尾後就回到位置上坐好,旁邊的小個子還嘻笑著用肩膀撞了他一下,他正想低聲罵句髒話時Rumlow突然開口,「說得滿爛的,之後這工作都你的了。」

  他聲音裡的威壓感之大,連平時沒長眼的傢伙都識時務地不敢說一句動一下。敢笑的只有Rollins,弧度不明顯,不過這已經是他睽違了三個半月的笑容。


  在當地時間的下午到了目的地,他們觀察了下附近就換身衣服前往酒吧,一路上熱得不行。

  上次的任務是在俄羅斯,那時喊著想去熱帶的沒有一個敢出聲抱怨,其他人開始邊罵邊把自己的汗水往那些人身上抹。之前Rumlow也會跟著大笑再說兩句髒話,但他現在有點煩躁。

  他一直忍不住把視線放在WinterSoldier那頭亂髮上。

  Rumlow側過頭看向左後方的副隊長,「嘿Rollins,幫他紮下頭髮,我看了都覺得熱。」

  對方丟了一個難以置信的嫌惡表情給他。

  「這工作最適合你了,別以為我沒看到你藏在床底下的芭比娃娃。」

  Rollins朝他比了個中指後還是乖乖的拿出普通的橡皮筋。


  他勾勾手讓肯尼過來,對方瞥了他一眼後動也沒動而是看向Rumlow,他沒說話、表情也沒變,但明顯是在等待意見。Rumlow朝他點點頭後他才走向Rollins。

  全隊的人都停在原地,除了隊長以外的特工們全盯著他們看,就像是髮廊正在訓練新進員工們,首席設計師示範的同時老闆在旁邊閒晃。

  整理頭髮的同時WinterSoldier又在盯著Rumlow看。

  「別哭,這是新來的阿姨,媽咪不可能總跟著你的。」他敷衍地應付,褐色的眼睛甚至沒看向對方。

  Rollins翻了個白眼。這是他這半年來情緒起伏最大的一天。


  這次來的人不多,但這間有點破舊的小酒吧已經被他們塞得差不多了,懂點手段的就開始問其他顧客附近的人事物,連英文都講得爛的就喝隊友的酒。

  一杯來一杯去也沒有人敢喝醉,畢竟上一個在任務裡茫然宿醉的傢伙應該已經爛得差不多了,他們隊長甚至不准其他人幫他蓋層土。

  他們三三兩兩地坐在吧檯和幾張小桌子邊,只有WinterSoldier一個人待在角落,隊上的特工沒人想招惹一把隨時都有走火可能的武器。槍還只是個物品,而這傢伙可是長著大腦的,腦是正常的那還好說話,偏偏他的亂得不行。

  他危險又令人畏懼,但今天外表上看起來是挺不錯的,簡單俐落的休閒裝扮和隨性地紮起的小馬尾,更不用說體格和臉蛋。特工們怕他,女孩們倒是覺得憂鬱帥氣。


  有個小麥膚色的火辣美女向前搭話,幾個隊員注意到後看向他們。隊長正副隊長坐在離角落較遠的吧檯邊,兩個人都死死地盯住那個年輕女孩。

  她靠在桌邊跟深沉帥哥搭話,自顧自地講了幾句後對方照樣沒理,她不服輸地伸出手想抓住他的上臂、把胸部往上頭貼,但在碰到手臂的前一秒她就被反手壓制在桌上。Rumlow和Rollins都緊張地往角落跑去。這次任務都需要便衣了,怎麼可能會讓一個不定時爆裂物在這裡炸死個人。

  「大兵,放開她。」Rumlow的口氣滿是焦躁。

  對方完全沒理他,握住女孩脖子的金屬手指更深陷進皮肉,副隊長已經想動手了。他們僵持了幾秒後Rumlow幾乎是朝他大吼,「你他媽現在就放手!這是命令!」

  他轉過頭看著擰著眉頭的Rumlow。

  他鬆開手後兩個特工攙走女孩,Rollins拍拍Rumlow的肩膀,往大門的方向豎起拇指。


  他領著腦子燒壞的老人家往外頭走,走沒多久他就覺得煩了索性就在路邊席地而坐,也沒細想黃土會讓褲子有多髒。他拍拍自己面前的地面。

  WinterSoldier盤著腿坐在他面前,一想到對這傢伙生氣也是白搭、方才的憤怒也全成了無奈。

  「那美女只是想跟你調個情。」他上半身往前傾,手肘壓在腿上、手掌托著下巴。

  對方一言不發地看著他。

  這情況讓他想到小時候還正經地去上學的日子。那時不懂為什麼只有二月是二十八或二十九天,老師簡單的解釋覺得怪,正經的學術說法又聽不懂,而他每天都問了不下三次。後來老師真的煩了,不管怎麼問都只會得到一兩句敷衍的話。

  他現在大概懂了。

  向別人解釋一些自己認為理所當然、不須多做講解的事不可能免掉煩躁,就算對方不知道這些事是情有可原的也一樣。

  他不想浪費力氣去跟一個沒幾天後又會忘了一切的人解說男女關係。


  「嘿,你知道二月有三十天嗎?」他說完後還打了個哈欠。

  對方還是只看著他、沒什麼反應。

  多虧了洗腦機、多虧了九頭蛇,他甚至不知道這傢伙是在鄙視他還是對他的話半信半疑。

  

  他們快走到酒吧門口時看到剛剛差點被掐死的女孩拿著瓶酒正要進去,心理素質之高讓Rumlow嘖了兩聲。

  她推門時看見了他們。Rumlow原以為對方應該會嚇得跑開,但她卻直直地盯著自己。對方露骨的眼神讓Rumlow知道自己的雄性魅力又在不對的時候發散了。

  Rumlow推推身旁的大個子讓他進酒吧,對方沒照著做,直到他不耐煩地出聲命令對方才推開門乖乖進去。如果是之前,他一定會覺得對方正在不甘願,不過現在他真的不知道那傢伙的腦子。


  女孩走近他,「這給你,感謝你剛剛救了我。」她遞出手中的酒,「你低吼的樣子很辣。」

  她朝他眨眼時Rumlow只是笑笑,他舉起酒瓶晃了晃,「謝謝你的酒,我會和我男友分了它。」


  他走進酒吧後看見Rollins坐在靠近門口的桌邊,他在桌子對面的位置坐下,「你要喝嗎?剛剛那女孩給我的。」

  對方瞥他一眼,「我不想被你上。」

  他哼笑了聲,「你也不問問我的意願。」

  

  隔天他們全副武裝地潛進目的地。兩個特工打頭,副隊長和WinterSoldier解決大部分敵人,隊長負責佈署指揮。他們合作得不錯,Rollins把幾個保鑣嵌進牆裡時目標人物也被一隻金屬手臂掐死了。

  「快點收一收就可以回家了。」Rumlow對著通信器喊。

  「Leo。」已經把工作完成的WinterSoldier喊他。

  其他正在竊取資料或檢查彈藥的特工全都看向他們隊長,第一個不知死活的人笑著說出誰是Leo啊,之後幾個更想去外面草堆報到的開始說些自以為有趣的玩笑。

  「這樣捉弄一個需要洗腦機的可不太厚道。」、「合作了這麼多次連名字都記不得,來讚頌一下組織偉大的科技發明。」、「照顧孩子不如養條狗,教得好還懂得認人呢!」

  「別耍他啊隊長。」

  最後一個人用詞不誇張也不是最惡劣的,但Rumlow只看向他。

  「這是他媽的第十一次。」

  在他說出更多話前Rollins從背後按住他的肩膀,他回過頭,眼裡是連合作多年的副手都不能完全理解的情緒。


  或許之前的WinterSoldier能。Rollins沒把這想法說出來,他朝Rumlow搖搖頭後向那幫兔崽子們比了個快滾的手勢。

  人都散光後只剩他們三個。WinterSoldier還是面無表情地一動也不動,視線鎖死在Rumlow身上。

  Rollins拿過Rumlow手裡已經沒子彈的槍,「他沒在耍你。」

  「我知道。」

  

  他們走到接應地點,大部分的人都上機後一隻金屬手臂拉住他,Rollins把其他還想看熱鬧的人塞回機艙。仁至義盡。

  「你不叫Leo。」

  「有差嗎?」他勾著嘴角。

  看到對方在這時沉默他還挺開心的,他喜歡這種給不出答案的態度,畢竟他自己也沒頭緒。

  WinterSoldier盯著他,「我想知道你的名字。」

  「想?」

  「想。」

  他會為了這個字被Pierce生吞活剝。這代價如此之高卻無法得到相應的回報。

  「BrockRumlow,我的名字。」他笑得更開。


  他們回到基地後WinterSoldier被研究人員帶去清理外表,正副隊長去向上級報告任務結果。

  「等等洗腦的時候你們也去負責守備。」Pierce看著特戰隊隊長說道,還附帶一個小小的微笑。


  Rumlow回到自己房間後拿出那個美女送他的酒,喝沒兩口就聽到敲門聲。打開門後看見打赤膊的WinterSoldier和身後幾個守衛,他把留著也沒用的武裝份子攆走,他們半信半疑地看向隊長沒拿任何武器的雙手後被對方的瞪視逼得離開。

  他讓WinterSoldier進房間且關上房門。

  「你等一下,我換個衣服就送你回研究人員那。」他放下酒瓶,從亂糟糟的床上拿了件不那麼皺的上衣套上,沒想穿作戰服也不想帶武器。對方應該不會在他面前造反,要是這傢伙真的敢攻擊他,他絕對會拿命拚。

  在穿靴子的同時看見對方正盯著他隨手放在矮櫃上的酒。

  他穿好後拿起那瓶酒朝對方晃晃,「喝酒嗎?」

  「我喝不醉。」

  他放下瓶子,走在前方打開房門,「我知道,你說過兩次了。」


  他步伐散漫地走在基地走廊,看見他們的特工和研究人員都繞著走或是乾脆停住等他們過。接近實驗室門口時他看了身旁的人一眼,對方的臉還是那個死樣子,但表情好像更臭了點,而且他總覺得對方有話想說。

  「嘿,別那個臉,好像要幫我送葬一樣。」

  他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聽懂話裡的反諷。

  WinterSoldier沉默了很久,就算Rumlow已經打開門了他也停在原地。

  「我會忘了你對嗎?」他的聲音低沉沙啞。

  Rumlow沒正眼看他,而是直直地往前走。

  「反正你也沒記得過。」




    第十四次

 

  明天就是洞察計畫。


  現在不說之後就沒有機會了。他可以衝上前說句我愛你、失控一下也沒關係,反正他也不會記得,可是明知對方會忘那還說個屁。

  明明秩序帶來的疼痛才能治理這世界,身為反派的他們卻想談起最出格的感情關係。

  他沒想把對方拉離洗腦機,Rumlow沒那能力救他、也不想救他。


  沒有下一次了。




    他成為了Crossbones,他變回JamesBuchanan Barnes


  他全副武裝地站和美國隊長打起來時特別想去附近的店裡喝杯酒。有完沒完啊這些人,一個比一個欠打。


  天殺的釩合金,天殺的正義和邪惡,天殺的美國隊長。

  Rumlow被打倒在地時只想著這次別再有人來救他了,不管是善於廢物利用的九頭蛇還是給予每個人被審判機會的美國隊長,如果是巴恩斯帶著鑽戒和玫瑰花束來單膝下跪他或許還會想跟著走。


  好吧,他壓根不會跟著任何人。

  就算是WinterSoldier帶著瓶啤酒來也絕不領情。


  一群給別人製造麻煩的混蛋,他想。




    第七次


  他穿了件白背心和四角褲,隨意地靠著牆坐在地上,左小腿還擱在WinterSoldier盤著的雙腳上,對方赤著上身,半長的頭髮鬆散地紮起,Rumlow朝著他笑,就像看到孩子終於學會自己穿襪子一樣荒唐地感到開心。


  他今天還自己刮了鬍子,研究人員問起時他說是Rumlow幫忙的,他說完後還來不及想自己為什麼要說謊就被Rollins叫走,後者邊領著他邊碎念著,「去他媽的學習,去他媽的思考。」


  Rumlow拿了瓶啤酒,伸長了手想遞給對方,「喝酒嗎?」

  他搖搖頭,「你知道我喝不醉。」

  「我不知道。」他笑了笑,接收到對方疑惑的表情後他笑了笑。

  他當然知道,在上一次知道的,那次他拐彎抹角地傳達給對方不少正常人該有的概念,被上級發現後還被狠狠地訓了一頓。記憶多少會有殘留一些,他也沒想告訴對方這盲點。

  他打從心底不想深究這話題。

  「醉不醉不是重點。」

  他的手有點痠了,幸好對方終於接過那瓶酒。

  「那重點是什麼?」他拉開易開罐。

  「我有酒友時會喝得比較多。」Rumlow看向WinterSoldier看似平靜無波、其實裝滿疑惑的藍眼睛。他用左手示意對方靠前點,拿著酒瓶敲了下對方的金屬手臂後把手抬高像是在表達敬意。

  他把瓶口湊回嘴邊,一乾而盡。

  用手臂抹了抹嘴後他扯著一邊唇角笑得諷刺。

  「我能醉才是重點。」





這篇是在CWT40和CWTT14發送的無料

感謝所有看完它的人

Rum最辣了!!!


评论(12)
热度(106)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去月球》
隊狼《水下森林》
基錘《才能》《干擾》
冬叉《合法流浪》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茸米 《波瀾不驚》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JOJO195受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