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緩則圓

事緩則圓


鄒遠&于鋒


私設如山歡迎捉蟲




他在兩個月前申請調職,從已飽和的老地方移動到較有發展空間的新單位,離開的時候就只提了一個行李箱和兩個小箱子。他並不是擅長交際的類型,有人問怎麼能走、沒人關心為什麼走,他其實掙扎了幾個月才遞出轉調文件,不過除了他之外也沒人會在乎這個。

他來到這個新城市還不到兩星期,剛租下的房子條件不錯,還有個能曬到陽光的小陽台,缺點就只有現階段還像個樣品屋、沒什麼生活味。工作環境並不比之前好,不過職位比以前更高、有更多事需要做,這幾天的生活充實得讓他沒什麼時間休息。

他在第一個休假日睡到上午十一點才起床,這對於天生勞碌命、每天早上六點半必定清醒的他來說實屬罕見,不過在走去小廚房的過程中他知道了原因。

感冒了,他想。他抬手揉揉因暈眩撞到轉角的額頭。

他喝了杯溫水後又倒回床上睡,再次醒來已經晚上七點了,而狀況變得更糟,原本想著休息一下應該會好一點的。他把臉頰貼在冰箱門上好一會兒才決定出門找醫生。

星期日晚上還營業的醫院不多,更何況他這幾天都在忙工作,根本沒時間去附近閒晃探路。身為一個合法好公民,他沒想拖著顆沉重的腦袋開車去禍害用路人,拿著鑰匙錢包走了不知道多久才看到一家規模不大的兒童醫院,而他的腦袋已經混亂得無法管那麼多了。




他推開醫院大門時沒看見半個病人,只看到一位樣貌有點兇惡的男護士。在星期天晚上還問診的奇葩醫院、員工也是護士界的奇葩,他的頭好像更痛了。

男護士挑挑眉,「你怎麼看都超過十八了吧?」

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一名身穿白袍的年輕醫師就探出頭來,「唐昊,別為難人家,讓他掛個號。」

醫生看向他,嘴角溫和地上揚,「普通的感冒我還是有辦法的,掛完號就進來看診。」

他覺得醫生的背後在發光。

他愣了一下才拿證件給護士先生,對方朝他戲謔地笑笑。


一進診間醫師就朝他微笑,「于先生?」

于鋒點點頭、在有些小的圓椅坐下,醫生點點自己的名牌,「我是鄒遠,請問你有哪裡不舒服呢?」

他在說明自己的狀況時,溫和的兒科醫師時不時在電腦上輸入一些他看不懂的字。

「那我會配三天分的藥給你,三餐飯後記得吃,多喝點溫開水,最重要的是多休息。」他指向自己的下眼瞼,示意對方黑眼圈有點過深。

于鋒僵硬地笑了笑,對方見他尷尬便主動開話題。

「好險我們醫院還有開,不然離這最近的至少要二十分鐘車程。」

于鋒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想給小兒科醫師添麻煩。他進診間時就看到一旁櫃子上的公事包、大衣和雨傘,這代表醫師早就可以下班回家了。他滿懷歉意地看向對方,而醫師只是笑得更加柔和。


「鄒醫師,今晚和明天都不會下雨,不必帶傘。」他抱持著回饋的心情開口。

「叫我鄒遠就行了,于先生怎麼知道不會下雨?」

「我在氣象預測站工作。」

「這樣啊,謝謝你的天氣預報。」鄒遠這時才把早就印好的處方箋遞給他,還往他手裡塞了顆哄小孩用的軟糖。

他從藥師手裡接過藥後向走出診間的鄒遠揮手道別。

于鋒走了後,唐昊把手搭在鄒遠的肩上,「哎,星期三跟星期四值晚班的都是樂哥啊。你可別告訴他今晚這事,不然他肯定不跟你換。」


他回到家後吃了頓隨便的晚餐搭配一包藥,他在床上睡得昏天暗地時鄒遠才剛回到家,而他一下車就開始下雨,他無奈地笑笑,拿大衣蓋在頭上遮擋豆大的雨滴。




他一早醒來走出臥室才發現下雨了,第一個念頭是預測站這次估得不太準,出門買了早餐後才想到昨天跟鄒遠說的話,他抱著滿滿的罪惡感吞下藥丸。

他昏昏沉沉地過了兩天後決定再去看一次病,雖然去兒童醫院還是讓人有點不自在,但是複診的話還是找同個醫生比較好,而且他很有可能讓對方淋雨了,怎麼想都覺得應該去道個歉。

于鋒在星期三晚上去了同間醫院,這次他才注意到,這家兒童醫院規模不大、醫師不多,卻天天從早開到晚。要不是他們真的很缺錢就是醫師們已經與工作結為連理,不管是被迫、自願還是自願到後來變成被迫。

今天護士先生有值班,于鋒正想問他鄒遠今天有沒有班、唐昊就馬上搶走他拿在手裡的證件,「你記得鄒遠是哪一間吧?快去快去。」他迅速地輸入資料後就把證件丟還給于鋒,還揮手讓他快滾。


于鋒一頭霧水地走進診間就看到鄒醫師還掛在櫃上的那把傘,鄒遠注意到他的尷尬後露出善意的微笑、抬手示意他坐下。

「前幾天告訴你錯的資訊真是抱歉,醫師有淋到雨嗎?」

「只有一點點而已,還有,叫我鄒遠就行了。」

「有淋到雨啊......」

「沒關係的,我也沒把你醫好啊。」鄒遠露出滿載歉意的笑,不過這只讓他覺得更羞愧。


「感冒沒好多半都是我自己的問題。」

「那你願意給我你的手機號嗎?」

「啊?」

「我住得遠、出門比較趕,車上的廣播系統前幾天壞了,如果于先生能在修好前告訴我天氣狀況就太好了。」


于鋒應了聲好,他從口袋拿了支筆又接過鄒遠遞來的便條紙,寫好手機號跟自己的名字後把紙還給對方。

接下來就是普通的問診,鄒醫師的問題一個接一個,但也不會讓人感到不快或緊張。直到于鋒拿著處方箋和軟糖走去拿藥時,他才想到:鄒醫師家沒有電視看晚間氣象嗎?

走回去問好像有點失禮,可能真的沒有吧,他想。


于鋒走後,鄒遠拿出手機看看自己三天前從醫院檔案裡拿到的號碼有沒有錯。

確認無誤後鄒醫師笑著把紙條收進上衣口袋裡。




鄒遠覺得自己的處境似乎不太妙,經過這幾天他車上的設備已經修好了、于鋒的感冒也好轉了,他的腦袋卻像是破損一樣,「打電話給他。」這念頭跳針似地高頻率出現。他要扮演的角色應該是一個良好的傾聽者,把于鋒的底細全部引出來,但他有時會忍不住向對方傾瀉自己的壓力,他喜歡于鋒那種專注的、試著理解的態度,非常喜歡。

有時候于鋒會提起預測站的事,他每次說到工作的認真口吻都讓鄒遠想拜訪對方任職的氣象預測站、看看他工作的樣子,不過他怕去完後得拜託樂哥幫他看診。


于鋒每天晚上七點都會傳隔天的天氣狀況給鄒遠,頭一星期中有幾次他還在打字、對方的電話就來了,鄒遠總說打字比說話費力許多。他們沒過幾天就都用電話聯絡,每次說完天氣相關資訊後對方溫和的謝謝讓他常常有種立場顛倒的感覺。

後來他們的通話都是在聊些日常瑣事,雖然偏離了主題,不過他不討厭跟鄒遠聊天,甚至說得上喜歡,鄒遠是他在這城市唯一一個能聊晚餐吃什麼的對象。


兩個星期後,在一次通話中于鋒提及了明天他輪休,鄒遠邀他出來吃頓飯,說是醫院附近有家餐廳美味到非去不可,語氣極其自然。一放假就只待在家裡的他沒想多久就答應了,對方的一句「太好了。」經過電塔和線路讓他有點發麻。




于鋒開車到兒童醫院時正值中午,他從副駕拿了把黑傘才下車,氣象預報顯示今天的降雨機率是百分之五十、要大家自己去猜,而身為氣象學專業人士--他覺得會下雨。他昨天有告訴鄒遠自己的看法,不過對方笑著說他的直覺正好相反。

走進候診區等鄒遠時有幾個小病人哭得震天響,他坐了五分鐘就快受不了,正想著要出去外面等、鄒醫師就探出診間,對方朝他用口型表達再五分鐘還附帶歉意的微笑,于鋒朝他點點頭。


等到坐在一旁的小男孩好奇地盯著他看、正欲開口時,鄒遠就從診間跑了出來,慌亂的模樣讓他有點想笑。于鋒用手抖了抖自己薄外套的領口示意對方他的醫師袍還沒脫下,他小跑步到櫃檯前把白袍脫下交給護士,還多拿了個大袋子。

鄒遠走到他面前,「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今天病患太多臨時讓我來救場。」他們走出醫院大門,走路這動作完全無法阻止鄒遠直盯著他看。

「才幾分鐘而已。」他看向鄒遠手上提的袋子,「你那裝的是什麼啊?」

「幾個小盆栽,今天早上去買的,要不你拿個回家吧?」

「我不太會照顧植物,以前還把仙人掌養死了。」

「這很好養活的,我教你。」




他們走進餐廳後被服務生帶到較裡面的位置,于鋒從鄒遠的推薦菜色裡挑了個順眼的。在等餐點到齊的空檔裡他們兩個各開了幾個話題,談話的氣氛稱不上熱絡不過還算輕鬆自然,經過兩個星期的每日通話于鋒已經不太會感到尷尬,鄒遠也沒再維持客套的禮貌。

「選擇在氣象預測站工作是因為興趣嗎?」

「啊其實是、」于鋒抓了抓頭笑得有點窘迫,下意識地把手覆在傘的握把上,「我在學生時期幾乎天天都帶傘,少數沒帶的那幾天偏偏都下雨,上大學選專業的時候沒多想就填了。」

鄒遠笑著表示這是個不錯的理由,他端起水杯把視線從對面男人的身上移開。


他在等,等對方問起為什麼要當醫師、問更多有關於自己的問題,他追了這男人半個月,對方不知道是真的遲鈍還是在欲擒故縱,前者當然是個好選項、讓人心癢到恨不得掏出來給對方撓撓,不過這也代表了他得花更多時間才能把于鋒帶回去給醫院大家長(張佳樂.目前單身)看看。

他把水杯放回桌上的同時對方正要開口,鄒醫師第一次給嬰兒打針的時候都沒這麼緊張,他握緊手裡的杯子。

于鋒的眼睛往斜上方瞟了下,像是想起什麼大事似地開口:「對了,唐昊為什麼想當護士啊?」

「他閉著眼選的志願。」鄒遠的笑意沒直達眼底,他用一句話迅速地帶掉這個話題。


上菜後他們分享了對食物的看法,鄒遠還把盤子往前推示意對方嚐嚐,于鋒不介意口水這種小事,他吃了一口後也讓鄒遠試試自己的,對方的表情讓他覺得自己的餐好像美味很多,他覺得他們點的餐味道都不錯,跟鄒遠換也沒什麼關係,不過這家餐廳是鄒遠推薦的,應該不缺這一次。他沒想多久就開始專心吃飯。


他們出發的時間比較晚,用完餐的現在已經是下午三點,他們結完帳後踏出店外。

雨還是沒下,天色還有轉晴的趨勢,于鋒盯著自己手裡的黑傘感到一陣哀戚。

他看向站在身側的鄒醫師,「看來你比我更擅長天氣預測。」

氣象學專業人士帶點哀怨的眼神讓鄒遠有點想笑。

「我也覺得你更適合當醫生。」

「啊?」


鄒遠沒想解釋自己的發言,他從袋子裡抓出一盆剛發芽的塞到對方手裡。

「有任何問題記得告訴我。」鄒醫師笑著說。




鄒遠這幾天只要一有空就盯著手機看,那種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氣場讓唐昊跑去拜託張佳樂都幫他排櫃台的班,張大醫師原本秉持著公平公正的原則拒絕了護士先生的要求,不過在他第三次聽到唐昊在診間大聲咆哮之後他決定去找他的大弟子談心,打算從根本解決問題。殊不知他一走進診間就看到鄒遠正急忙地收拾東西,似乎要準備下班了。

「欸鄒大醫師,現在才上午,你下午沒班啊?」

「我有急事得先走,樂哥你來得正好,我要請半天假。」

張佳樂連句等等都還沒說出口,鄒遠就丟下一句:「今天傍晚會下雨,記得帶傘。」然後飛也似地跑出診間。

他還沒結婚生子就搶先體會孩子學會騎腳踏車、不用爸媽在後頭扶的失落感。


張醫師值完下午的班後走到醫院旁的停車場要開車回家,外套、公事包和護士妹妹(已有男友)好心出借的傘讓他開車鎖的動作有些狼狽。他花了快四十分鐘才回到家,而此時依舊沒下雨,他撿起從手臂上滑落到地面的外套、把傘收好後就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那小子不是神算嗎?今天這是哪來的破資訊。」




于鋒把盆栽拿回家後把它放置在陽台。

他從小就是個生物殺手,養過動植物在兩個月內必死無疑,其中最慘的案例莫過於仙人掌。那時他才念中學,抱著植物就是要多曬曬太陽的想法把小仙人掌放到窗台上,結果不到中午就開始下雨,等到他回家盆栽已經倒了,裏頭的泥土都撒了出來變成一灘泥水,小仙人掌的根也都泡爛了,他有點難過地徒手把仙人掌和泥水撥進塑膠袋裡。

盆栽是鄒遠送的,他至少得盡最大的努力讓這小東西活得久點。他把電腦放在客廳桌上、自己席地而坐,查了後才發現盆底拗口的那兩個字代表的是一種花,他把幾個網頁的重點複製到一個文件檔裡再條列整理,打算明天下班去買點種植必需品。


他這幾天都把盆栽當成自己孩子在養就只差沒有取名字,好不容易捱過發芽初期,嫩葉的邊緣卻開始發黃,他查了許多網路資料還找了書來看都沒有進展。星期六上午,他蹲在陽台發呆,用心照料的小東西連半個月都活不過。他拿出手機打給鄒醫師。

「怎麼了嗎?」

「盆栽有點狀況,你有空嗎?我想問你、」他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打斷,「我去幫你看看,告訴我你家地址吧。」

「這樣太麻煩你了,我傳照片給你就行。」

「不要緊,我今天下午沒班。」鄒遠開始把文件往公事包塞,他笑意滿滿地開口,「我可以順便認識一下附近的路啊,把地址傳給我就行。」 




于鋒去廚房倒了一杯水,轉過身時發現鄒遠已經離開小沙發、跑去蹲在盆栽前,他把水杯放在桌上,在鄒醫師身側蹲下來。

「現在該怎麼辦?」于鋒盯著他的孩子開口。鄒遠側過頭,對方專注的表情讓他的腦袋有點發緊。


他在提出建議時對方聽得非常認真、時不時點頭認同。

「謝了啊,鄒醫師。」于鋒笑得直率。

鄒遠一意識到這是熟人限定的表情後又馬上被對方語調愉悅的鄒醫師打得兩眼昏花。

他試探性地開口,「這沒什麼,我才要謝謝你陪我聊天吃飯。」

不似剛開始那樣的一分羞澀九分尷尬,于鋒笑得就像剛剛一樣自然。


是時候了,他想。

他要把所有運氣都賭在這,期望著說出口就能實現。


「我知道這樣有點唐突,不過你願意......」






身為一個外裝很好內容更棒的兒科醫師張佳樂(目前單身),日常生活就只是上班應付小朋友、下班回家種種花,每兩個小時欺負一下年輕人,偶爾會有個開豪華轎車的外科醫生來找他戀愛相談。他好不容易接受他是醫院裡極少數的單身人口,最近卻有個春風得意的混小子天天在他面前晃,今天甚至想跟他換班,說是要回去做菜給家裡人吃。

「樂哥!運氣好的話再過兩年就能請你坐主桌了。」鄒遠特意回過頭大喊。


張佳樂想像自己在婚禮致詞的樣子。他一陣雞皮疙瘩。











他們去了市集想買幾個新盆栽給家裡的作伴,于鋒對其他植物沒什麼研究,只會在鄒遠問他這盆好不好時點頭,對方要他憑直覺選幾盆喜歡的,結果他選的全是仙人掌。鄒遠只愣了一下就笑說那就全買回去吧。

于鋒的小陽台除了一開始那盆花以外全是仙人掌,十幾個擺滿一整排。他閒著沒事時就會蹲在前面盯著它們看,鄒遠來訪時也會跟著蹲,至於看的是什麼就不太一定。後來鄒醫師覺得這樣蹲對腰腿都不好,於是買了兩把椅子放在陽台。


那是他留在于鋒家的第二項物品,而計劃裡的最後一樣是他自己。


END



這篇大概是我有史以來效率最高的了

雖然我已滿十八不過...........想讓日天哥哥幫我掛號(X


啊對了

其實那盆花超級難養


(之後可能會有一篇同背景的樓平 可分開看



放兩個沒用到的設定


市場調查公司職員小遠


「你喜歡我的機率是百分之六十三點七二。」鄒遠微笑。

「還有三十六、」

他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打斷。

「那是你還沒發現自己感覺的部分。」


鄒遠微笑。



房屋仲介鋒哥


「這套房子有重新裝潢過,如果您有女友的話空間也夠兩人生活,可以考慮看看。」

「那你喜歡嗎?」

「啊?喜歡啊。」

「那真是太好了。」



评论(14)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基錘
JOJO195受 茸米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