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個小段子 日漫歐美混雜

耶誕&新年快樂!!!!!!! 也祝大家有情人終成眷屬~~

以下順序是 毛團 兵團 鐵盾 CE



進擊的巨人 

原作向 毛團


他提出的夢眩目得令人嚮往,但那必須用你的下半生來換。這樣苛刻的條件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很快地接受。

面無表情的士兵沒答應也沒拒絕,只是默默地站在對方身後,為他擋去有形的攻擊、陪他面對無形的傷害。


傷痕累累的士兵回過頭時,發現同伴們已經先走一步了。死亡距離太近,近到士兵不免設想自己還能呼吸的最後幾秒。

或許他會把士兵的上半身圈在懷裡,用那雙已經乾涸的藍眼睛傳達無法說出口的哀悼,或許士兵能伸出顫抖不已的手遮住他的眼睛、讓他不會看見自己閉上眼睛的樣子。等士兵失去力氣、手自然地垂下時,或許他能看著士兵、擠出幾滴海水,在已經沒有人看著他的時候。


現實總是沒有想像中美好。

士兵在最後沒能看見他,只能用不甘的吼聲表達恐懼和擔憂。


士兵闔上眼睛,前方的景象是想像了幾十年的大海。

 

他用自己和同伴們的一切為遙不可及的未來鋪路。

他是罪惡的開拓者,比牆內的惡人、貴族、奸商更有資格被迎進地獄,而士兵希望他們不要太早在地底相會。





兵團


他想留個什麼在這。


口袋、水壺、食器、行李袋、斗篷的帽子、刀匣、裝食物的貨箱,他仔細翻找了每一個容器、端詳每樣物品,他都覺得不合適。

直到其他隊員的呼喊聲打醒他混沌一片的腦子、他才停下動作。

他發現他想找的是曾經屬於上司的東西,但使用過的個人物品能拿的都被對方的家人拿走了,剩下的都是國家或調查軍團的公物。他沒有要求擁有任何一項,因為對方沒說要留給他。


其實他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沒有說、說了什麼。


因為他根本不在那。


對方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受傷,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死去。

他沒有辦法仔細回想一切。有對方待過的過往畫面在他的腦海中已經因為保護機制而開始模糊,他想是對方來收回那些畫面,畢竟對方是個無情的人,無情到要求他人也跟自己一樣得放下所有情感。


他一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也從不勉強去完成自己不願意做的事,但這次必須成為例外。

他得為了對方的目標前行,就算大海對他來說已毫無意義。






Avengers

鐵盾


人類至今都還未演化出完美的求偶機能,你總不能期待浸泡在烈酒裡的花花公子會變成體貼專情的完美伴侶,就只是為了那一瞬間似有若無的觸電、就只是為了你。


他懷著勉強算是平靜的心情坐在大廳。無所事事的四小時後、他等待的人回來了。

對方理所當然地帶了兩份宵夜和漫天的酒氣,在他們搖搖晃晃地前往臥室的過程中、他的四倍感知沒感受到任何視線。

或許是因為光線太昏暗以致對方不小心忽略了他、或許是注意到了但覺得沒什麼好在乎的。他希望是前者。


在兩三次的等門活動後,他放棄了這個任務。

他自認不是個悲觀的人,畢竟他可是被四張不合格體檢報告攆回家、都還不知道放棄為何物的布魯克林小子,可是保家衛國的這幾十年間他消耗了太多勇氣和氧氣。


其實現在的情況、說白了點只不過就是失戀,連高中少女都不怎麼在意這事。他可以把這當作醒來後的現代新體驗,像個小女孩一樣難過個一兩天後,他又是那個身穿星條旗、胸懷大計的美國大兵。


他在這方面的復原能力似乎不只四倍。

或許老友早就造出時光機、看見了自己兒子做的好事,跑去告誡博士把血清裡『情傷治癒』的能力調高幾倍。

他正常得連黑寡婦都沒有起疑。


他在對方的掩護下擲出盾牌,又是一個被合作無間的超級英雄們解決的反派。


回大廈的路上、他低頭思考自己的人生計畫。

再努力個七十年應該就可以光榮退休,他想。


或許他能去北極搭個小雪屋定居,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在北冰洋看見拿著酒瓶的Howard。





XMEN

原背景 CE


他其實有點慶幸他們因為理念不合而分道揚鑣。

如果兩人當初沒有分開,或許他們會因為個性不合、不歡而散。與其讓時間磨掉耐心和情感、讓他們認知到彼此不是對方的理想,還不如有個哀戚壯盛的理由擋住他們。

他是個悲觀的人,而對方之於他的重要性更讓他無法灑脫地下注。


他害怕對方的藍眼睛,哪怕是一點擔憂都能讓他懷疑自己的當時的決定。他不能對自己的方向產生猶豫。


他有時會盯著棋盤回想他們的每一次爭鬥。

他很好勝,不過沒有對手、何來勝利可言?


前方有三條岔路,中間的路剛好可以讓兩個人並肩而行,而他們偏偏選了左右兩條雜草叢生的小徑。




评论(7)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基錘
JOJO195受 茸米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