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時寄出的信

來自兩千年前的問候後續 兩封短短的信




好久不見,里維先生過得好嗎?


請原諒我到現在都還未能實現約定,這的確是我的疏失。只是我沒有料想到那頓午餐會讓你從另一端飛來,很感謝你這麼認真地看待這件事,但是真的很不巧,我和保鑣剛好出外旅遊。


今天我們去看了尼加拉瓜大瀑布,非常壯觀,原本想裝一罐瀑布飛濺出來的水送你,但最後想想還是覺得不太好,所以我在附近的店買了紀念品,等我回國的時候再寄去你們公司。希望你會喜歡這個小東西,也希望你不要再嚇到我們公司的總機小姐,我真的在南美洲。


最近奈爾常常提到里維先生的事,相信依你對他的了解,你應該知道那些話不外乎都是些抱怨。雖然他的語氣激動到失去客觀,但你我都了解他不是個能言善道的人,從某個方面來說他的可信度極高,而且我不難想像那些辭彙從你口中冒出的情景。奈爾是個還不錯的人,請里維先生不要再刺激他了,他經不起。


前陣子薩克雷先生也聊到關於里維先生的事。他說你時不時會露出一些怪表情,他想你應該是在笑,但超出了人類社會對笑容的定義與範圍。他希望你多加練習,不過我個人希望里維先生能之後再練,因為我還挺想看看現在的版本。

喔,薩克雷先生有提到,他希望你在家裡練習。


謝謝你耐心地看完這封信。願你一切安好。








好久不見。


我從一開始就不認為我會吃到那頓午餐,可是這並不代表我能接受被你認為是個可以耍的對象,我痛恨這種隨口說說。我去過你公司這件事你應該已經知道了,畢竟坐在櫃台的那女人哭到整棟的人應該都聽到了,她甚至還想報警。

是你先耍我,就算這件事情我有錯,你也是共犯。結果你人在南美洲?


在你的度假期間,德克跑來威脅我。前面是:艾爾文他…

,我只聽到這幾個字就轉頭走掉了,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他生下你之後又造了什麼孽?他整天都在唸你的名字,唸到整公司的人都快瘋了,要不是有些員工見過你,所有人一定都會覺得你是德克養的天竺鼠,而他在我們心目中早已是一個小女孩。我問了老頭你們的事,他回答我的卻是:我不知道。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老頭有不知道的事,你們真的很像,至少在奸詐跟轉移話題的能力上。我還問了你的事,他沒回答只是叫我直接問你,所以我寫了這該死的東西。


你可以不用回信。但是請你去把你媽搖醒。








這篇真的不會再有後續了,當初寫這篇真的只是想讓兵長放下過去的夢,見上一面讓兵長繼續前進才是我的目標,至於之後他們會不會再次相遇甚至相愛我也說不準:)

補這兩封信是想把結局弄得沒像艾爾文說得那麼死,或許兵長會行動力超強地去找艾爾文也說不定

這篇實在充斥著我個人的任性,而且我抓不準兵長說話的風格.......

謝謝願意看這篇的太太們:)

评论(5)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去月球》
隊狼《水下森林》
基錘《才能》《干擾》
冬叉《合法流浪》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茸米 《波瀾不驚》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JOJO195受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