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團本 《逐日 移山 填海》 試閱


背景:現代軍人設定(沒辦法 創哥封死這西批在原作HE的可能性


試閱如下


片段一 從軍初期

資格訓練裡十三週的個人強化訓練他表現得不錯、不論語言和外國通識的話,連同樣通過遴選的同伴都對他的中文感到疑惑非常。理所當然地,憑他到現在還是有點破爛的外語能力、通訊士*是想都不用想了,而優秀的戰鬥能力、敏銳的直覺反應和熟練的野外生存技巧讓他決定、也順利成為武器操作兵,不過這不代表可以逃離進階語言課。

他從不覺得自己是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可是他進入到專精語言訓練時聽到了同伴們輪流用三種語言對話。他還是不懷疑自己的腦袋,只好奇他媽的到底還有多少次語言訓練?

就算內心的憤怒已經到達前所未有的頂點,他臉上還是沒什麼表情,也沒抱怨什麼,就算內心的憤怒真的、真的、真的已經到達前所未有的頂點。
幸好專精語言訓練是最後一個,沒有什麼極度專精的課程了。



他和一群會講三、四種語言的傢伙組成小隊進行模擬敵後游擊戰訓練,而他差強人意的口說早就不是秘密,這四週裡同伴們都很好心地在私下溝通時只用英語和希伯來語,不過也有可能是為了感謝他高強的戰鬥力,畢竟那省去了很多達成目標的麻煩。

結束後的短暫休息時間裡他和一個會講四種語言的原運動員練習中文,他們在營內的倉庫前空地盤腿而坐,對方非常有耐心地和他對話,而他的中文程度似乎從日常生活程度升級了一點點,當對方正想開口讚賞時、他們都察覺到有個人打開倉庫門正往這邊過來。

來人的軍階看起來比他們大,雖然年齡應該差不多,不過整個人散發出的威壓感完全不同,表情嚴肅、眼神卻平靜無波。
他一反剛剛的正經、露出善意的微笑,語調平穩,「不好意思,有大型機具要經過,請讓一下。」

這軍官用的是中文。他一開始還聽不太懂中間的詞語、思考了一下,同伴拍拍他的上臂他才站起來。他們乖乖地讓開尋找下一個練習地。



不只是作戰直覺、他看人也非常準,剛剛那個金髮碧眼的軍官絕對屬於外冷中熱內冷的類型。原運動員也有一樣的想法。
「他感覺是那種一定要瞄準頭部才會一擊斃命的人。」中文教師斬釘截鐵地說。

他也覺得那軍官應該是冷靜到有點超然的人,不過說對方沒有心有點言過其實了,直覺再怎麼準也不能隨意定奪別人的個性,而且他總覺得軍官剛剛是在不帶惡意地拿他的破中文打趣,這不是什麼值得讚揚的事,但至少是富有情緒起伏和幽默感的輕鬆表現。

這小小的插曲沒有阻擋語言教學,他們又再找了地方坐下,而外國語文對他來說依舊艱難。








片段二 退休生活初期


他退伍了。
直到他躺在柔軟的床上驚醒,他才對這件事有了實感。
他跟艾爾文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了。
直到他驚醒後看見有點陌生的天花板,他才對這件事有了實感。

也不是說生活有多大的變化,他依舊需要伏地挺身和早餐,但沒有訓練、沒有任務的生活他還得花一段時間去適應,畢竟他不是休假而是真的退休了。他茫然地盯著前方的衣櫃,而後從床上起身,簡單盥洗、套上上衣後走出房門。

走廊沒有開燈,他的精神也稱不上非常好,但他很肯定早上五點半的陽光和客廳裡的日光燈絕對不可能含淺淺的藍光。他走到客廳,發現他的室友正坐在沙發上看一部既沒笑點又沒劇情、爛到廣為人知的低成本科幻片,而他看得十分專注,藍眼睛裡混雜各式各樣的藍綠光,頭髮有點亂糟糟的。

米克在艾爾文右手邊的位置坐下,對粉紅色眼睛的外星人皺了下眉後開口,「你什麼時候發現我的?」
艾爾文淺淺地笑著,還是沒把視線轉往對方,「在你開房門的時候。」

「早安?」
「早安,還是你需要個吻?」

笑著接下了難得缺乏耐心的發言,米克看著電視裡的一米三外星人對著民眾揮舞光劍,假睫毛黏在鼻頭上的金髮美女踩著一只高跟鞋奮力地衝往站在最前線對付異形的棕髮帥哥,男人一手把美女攬在懷裡、一手拿著比步槍還要大上許多的改造槍枝,他不停地向巨大的怪物開槍,在發射了最後一顆子彈後異形突然爆炸、連碎片都消失不見。

正當他在內心讚賞電影發行商的非凡勇氣時,艾爾文往後倒向沙發椅背,他看著工作人員名單、笑意滿滿地問,「你怎麼發現我發現你的?」
「直覺。」米克一臉理所當然。

「真的?」艾爾文興味盎然地轉頭看向他,接收到對方坦然的眼神後他又把視線轉回螢幕,「那你應該在那座島上使出來才對,這樣我的領子就可以少沾點土。」
「那我現在幫你倒杯水?」
「謝謝。」



拿起桌上的水杯走進廚房,他搜尋水壺的過程並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因為廚房及冰箱內除了水以外沒有其他飲品,十足的史密斯風格。

他走回位置上,把杯子遞出去,「你沒有客人嗎?」
「有時有,我還是會說服他們喝水就好。」
米克牽了下嘴角,跟著室友聽那似乎永無止境的片尾曲,在廣告終於出現時他小小的鬆了口氣。

「你不問我為什麼這麼早起來嗎?」
「我覺得是你太喜歡這個電影、記下了時間,興奮地按下鬧鐘起床看。」

「精闢的推理,福爾摩斯。」
艾爾文笑出聲,他按著電視遙控器,準備吞食下一部電影。



其實他對於艾爾文的生活習慣沒想得太多,之前是因為沒機會,現在則是因為太多機會了,他不敢肯定他們會在一起一輩子,但幾年應該還是可行的。關於艾爾文、關於他自己、關於他們兩個,他還有足夠的時間去了解。







片段三 退休生活後期


從軍人時期到退休的現在,這麼長的時間裡、艾爾文從來沒有露出脆弱或膽怯的退縮姿態,就算是作戰中、受傷還是半夜醒來,他永遠都是一付毫無漏洞的樣子、總能不著痕跡地修復那道根本沒有任何傷痕的銅牆鐵壁。平時的認真嚴肅和無所畏懼、偶爾談笑的游刃有餘,不管是哪項都讓人生氣又不得不佩服他。

而那樣的艾爾文正坐在沙發上、愁眉苦臉地由下往上盯著他,嗯……這種前所未有的優越感實在有些駭人。
他拿著裝有可樂的玻璃杯往艾爾文步步逼近,指揮官的眉頭緊皺,嘴角哀怨地下垂。

「可以不要嗎?」
「你不知道我為了你這句話等了多久。」

「但你一定知道我只喝水。」
「我知道,而且我還記得你說你可以答應我不會太過分的要求。」



艾爾文幾乎半放棄地放鬆肩頸、往沙發重重一靠,「你要用在這種事情上?」
米克沒回答,只是坐到他身側,把杯子遞過去。艾爾文接過後視死如歸地喝了一口。

側身看著對方喝下非水的有糖氣泡飲料,他有點想笑,可還是站起身去廚房幫指揮官倒杯清水。走回客廳時看見他若有所思地盯著六分滿的杯子。

他又坐回沙發上,「如何?」
「很甜,舌頭有點麻麻的,味道很……奇妙?」艾爾文一本正經地評論。他拋出問號時轉頭看向米克,像是在尋求解答。
米克隨意地回了句或許,而後伸手拿走對方的可樂杯、把水杯遞給他,但對方沒像他預期中地立刻喝水以沖掉甜味,而是認真地、疑惑地看著他。

「你這樣就滿足了?」
「對。」

艾爾文沒立刻回答,過了幾秒後他才嚴肅地回應,「你的標準還真低。」
「沒辦法,對象是你。」米克聳了聳肩,而艾爾文笑了出來。

米克說的話可能意指他是個難搞的人,也有可能是太過喜歡、導致開心的標準下降。他選擇相信不浪漫的那個。
他喝了口水後低頭看著水杯,無良地笑得沒心沒肺。




試閱結束:)

评论(10)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茸米《心如止水》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JOJO195受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