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reat lake





他的眼睛和面前的大湖溶為一色。
他留下自己的深綠斗篷,偏執地摺得整齊才放到一塊平坦的石頭上,儘管這裡的風大得嚇人,馬上又會吹亂了。










他終於去正視那些被奈爾多次提及的問題。
由於訓練兵時期與奈爾的死對頭關係,他並不喜歡對方偶爾會露出的憤怒、焦躁、混雜著大量的擔心。最近奈爾總是用那種眼神看他,他果斷地放棄去諮詢那個從某個角度來說最了解他的人。



他在訓練兵時期的成績非常優秀,也結交到不少的朋友。同梯的大家雖然有時也會吵架但是基本上還算和樂,一群十幾歲的少年少女打個幾場、一起被罵個幾次就能把對方視為一生的損友,就連他一開始看了都覺得扎眼的奈爾都變得好相處許多。
每天的訓練把眾人整得像是一把乾燥過的稻草,不過拜那慘無人道的課程所賜,絕大多數人都成了強悍的士兵。他真的曾經相信過他們的力量無比強大,就是因為這樣的信任,當他正式加入調查兵團、進行牆外調查時,才會感到如此地震驚。

十個人、二十個、還是三十個?實力較強的高手死了,實力較弱的也死了,到底誰還活著?
他不笨、甚至說得上聰明絕頂,他知道當差距較小時才具有比較的意義,當差距過大時連個適當的比喻都說不出來。實力的強弱在巨人面前決定不了生死,懷抱著雄心壯志的士兵們在沒有任何貢獻的情況下死於牆外,活下來的或許也只是因為比別人多了那麼一點運氣。

他想轉頭問問同伴現在該如何是好,但他的眼神比自己還要空茫,從同伴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連「恐懼」的能力都已經被嚼碎了。
他不想跟其他人一樣,露出那種自己死了也不意外的表情。他還想擁有害怕的能力、還想思考、還想活下去。

動腦、戰鬥、療傷、吃飯、睡覺、訓練、參與計劃、與大總統會面、制定計劃、批改公文、開會、演說、激勵士兵……

他看著士兵眼睛裡的火光因自己的命令消散,看著他的部下像是暴風一樣的迅速解決敵人,看著對方向他報告傷亡情況時的面無表情。知道對方不是真的無動於衷,他從不懷疑部下的人性,他倒是懷疑自己的冷血、殘酷、無情是不是占了個性中太大一部份。後來,這樣的懷疑也被他屏除了,在這方面想得太多也只會讓自己和別人更痛苦、前進的腳步更緩慢。
他想走得更快、更乾脆,還要再更快一點才行。

「喂,你永遠都是那張死人臉嗎?」
「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沒有其他表情嗎?」
「有,可是現在不是使用它們的時候。」
「啊?不然要等到你死在巨人嘴裡了才能露出一臉安詳的樣子嗎?」
「倒不至於如此,等我找到那…」



這段對話他記得斷斷續續,記得自己說了人類永遠的目標、忘了對方回答什麼,但卻又記得更後面的內容。

「我忘了你回答什麼了啊…」他用左手食指敲點了點草地。
「問你應該也得不到答案,你一向不屑記得這種小事。」
「啊,我有放了,嗯…反正都做到了,你應該算是有達成吧?」他站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幾片草葉和泥土。
他拿起放在一旁的水壺、拉開木栓,往石塊上頭倒。

「它真的太大了,我沒辦法全部裝回來,將就一下吧。」他笑了下。









「如果來不及找到呢?」
「……里維,幫我一個忙。」
「說啊,這不是命令嗎?」
「你當作命令也行。如果你找到的話,能把我的東西放在那嗎?外套、筆、斗篷、什麼都行。」

他沒有回答,連看都沒看向那個總是設想周到、眼睛裡滿是火光、卻又老覺得自己死了也無所謂的男人。逕自走出房門,他知道對方一定正在用那雙該死的藍眼睛看著窗外、一定正笑得沒心沒肺,因為自己的示弱,因為自己的沉默等同於答應,因為不管他來不來得及、都會有個傻子把他的斗篷放在那裡,所以釋然地笑了出來。

不死也好、死了也罷。他打從心底厭惡對方這種想法。

评论(5)
热度(7)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茸米《心如止水》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JOJO195受 史蒂克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