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如止水

喬魯諾 x 米斯達

ABO設定 ><



  米斯達最近都沒待在辦公室裡,連帶特里休也不怎麼來串門了,畢竟剩下的福葛和喬魯諾都稱不上是個適合談天的好對象,前者忙得昏天暗地,後者是個和她犯沖的Alpha。

  她最近一次來訪也僅僅只是把烏龜帶走一個下午,歸還後又馬上離開了。

  整層樓安靜得像鬧鬼一樣。



  在喬魯諾把位置坐實後,米斯達理所當然地成了重要幹部。一開始,他每天把自己塞在舒服的皮椅子裡、意氣風發地指揮十個手下做事,那張椅子還是他從福葛手裡搶來的,做工只比喬魯諾那張差上一個檔次。

  特里休很常來找米斯達,從食物聊到電影,最後再回到最熟悉的生理話題。明明一男一女、一B一O,卻都沒有要對彼此客氣一點的意思。

  「真的有人追你嗎?不要打腫臉充胖子。」

  「我一個內外兼具的Omega怎麼可能沒人追!」

  「不過就那一點肉。」

  米斯達選擇性忽略掉自己曾盯著對方的胸部看這件事。

  特里休挺起胸,「你才是,老是把槍放在褲襠不過是在掩蓋你另一把槍不夠大的事實。」

  一旁的福葛盯著手裡的茶,決定不管是胸還是槍都不看。


  但這樣的悠閒時光沒能持續多久,兩個星期後米斯達就坐不住了。

  他搶走了手下們的任務,再累、再難、再遠的都接。他不是當人家上司的料,沒有「等待」所需的氣度和沉穩。

  他喜歡實際的目標物,而他的性種和替身能力也十分適合出外勤,於是他和上司報備了聲。

  不同於站在辦公桌旁已經開始飆罵的福葛,喬魯諾沒什麼情緒反應,只讓他靠近點。當他低頭湊近對方,喬魯諾拔了他一根頭髮,他還沒來得及抱怨,那根頭髮就在對方的指尖化為一隻瓢蟲,緩慢地飛向桌上的杯子,在喬魯諾的杯沿待了下來。


  「小心點。」

  這等同於許可。米斯達他朝點點頭。

  「我下星期就回來了。」他對兩人揮手,離開了辦公室。

  福葛努力收回怨氣,就算是米斯達乖乖待著時也沒好好處理過文件,他只是罵個身體健康的。

  他恢復冷靜後瞄了喬魯諾一眼,「你不咬他一口嗎?」

  後者低頭翻著文件,「他是Beta。」

  「真可惜。」

  「不至於,至少他也不會被其他人標記。」他聳了聳肩。

  難得看到對方做這動作,福葛勾起嘴角,「你是這麼樂觀的類型嗎?」

  「被傳染的。」



  米斯達回來後待了一上午又出去了,剛好喬魯諾在學校上課。這樣的情況在一個半月內重複了三次,直到米斯達在自己家裡補眠時被瓢蟲們吵醒,各六隻小瓢蟲圈住他的左右手食指。

  這樣他要怎麼扣板機?

  清醒一點後他才發現自己連刷牙洗臉都有困難,只好讓性感手槍一人各抓住兩隻。

  「我抓不住牠們!」

  「米斯達你動作快點!」

  「喬魯諾也太急了。」

  「午餐不能拿三明治來敷衍我們!」

  「是遇到危險了嗎?」

  「危險的是米斯達吧。」

  他手一抖,差點把自己的下巴劃出一道血痕。


  「你們不能安靜點嗎!」

  「那你把瓢蟲都捏死不就好了?」*5

  「你們平常吃了喬魯諾多少東西,這樣對得起他嗎?」

  「這話你對自己說吧!」*6

  連NO.5都!米斯達胡亂地把刮鬍泡沖乾淨。

  他套上衣服鞋子後出門搭車。


  推開門,看見喬魯諾後他鬆了口氣。

  「你的瓢蟲們抓著我不放。」

  喬魯諾抬起頭看他,表情與平常無異,「他們喜歡你。」

  「這樣很不方便,還不如你直接咬我一口。」

  喬魯諾終於表現出一點驚訝,「可是我不想把你的瓢蟲還你。」

  米斯達愣了兩秒後笑了起來。

  「你可以留著牠,算是標記。」

  

  喬魯諾站起身走向他。

  米斯達正想側過頭方便他咬,但喬魯諾只是拉起他的左手,待瓢蟲離開後在食指指尖輕咬了一口。

  


  「這比我想得噁心多了。」米斯達嫌惡地皺著臉。

  「跟我父親的感情宣言比起來已經算很好了。」 

  他又在米斯達的右手咬了一口。



原本想讓喬魯諾嘗嘗(從零開始)追求臭直男的痛苦,可是這樣會寫到天昏地老,所以先讓米斯達走直率色色路線,比較方便喬魯諾(?

评论(3)
热度(31)
©/// | Powered by LOFTER

目前計劃:
毒梟《共識》
霍盾《帶你到月球》
Cherik(+隊狼)《水下森林》
樓平(+鄒于)《報償》
樂平(+鄒于)《小小告白》後續

會刷 :
Timkon DamiJay 鐵盾 基錘
JOJO195受 茸米 史蒂克勞